《新闻1+1》应对气候变化,中国的承诺与行动!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最近一段时间,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正在英国举行。那么这一届大会很重要吗?或许我们可以先听一下联合国秘书长在这届大会召开之前说的一句话。我们来看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未来两周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大会将是人类最后一次扭转局势的机会。无独有偶,苏格兰零碳大臣说,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可能是全球避免气候变化最严重影响的最佳时机,或许也是最后一个机会。为什么都谈到最后一个机会?

那我们回头看一下,这个大会举办地呢是在英国的格拉斯哥,举办的时间是十月的三十一号一直到十一月十二号。这块呢要提醒注意,在当地时间十月二号的时候,联合就是国家领导人峰会已经闭幕,参会人员大约二点五万人。相关的背景,这是巴黎协定进入实施阶段以来的首次气候大会。好了,在联合国秘书长的认为是最后一次机会的这种背景下,这届大会开得怎么样?能起到扭转局势的这种局面吗?来,我们一起去关注一下这个大会。

十一月二号,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世界领导人峰会结束,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共同签署了关于森林和土地利用的格拉斯哥领导人宣言,承诺到二零三零年结束并逆转毁坏森林。

正如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阿诺克塞尔玛所说,科学已经清楚地表明,避免气候变化造成恶劣影响的时间窗口正在迅速的关闭。但只要有政治意愿和承诺,我们就能够、也必须在格拉斯哥取得一个全世界都可以为之骄傲的成果。

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北至俄罗斯和加拿大、南至巴西和刚果,这些国家的森林覆盖面积超过全球百分之八十五,其中还有二十八个国家进一步作出承诺,将停止棕榈油、大豆和可可等农产品贸易而产生的森林砍伐行为。从而退耕还林,把栖息地还给各种森林动植物。

陈明磊:印度刚刚承诺在二零七零年实现经营排放,比大会预期的二零五零年晚了二十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中的责任分配仍然是重要的议题。

中国因人口众多,人均碳排放量并不在全球前十之列,但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仍表现出很强的决心。

  夏马尔:What I want to tell you is that in the past few months, we have achieved remarkable results in stopping coal investment, especially in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previously announced at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that no new overseas coal power projects will be built.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过去几个月,我们在停止煤炭投资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特别是中国,习近平主席先前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除了停止森林砍伐,全球领导人还承诺在未来四年间将提供一百四十亿英镑的资金,其中八十七亿是由各国政府提供发放给发展中国家,用于恢复受损的土地、应对灵活和支持原住民社区,剩下的五十三亿将由私人企业支付。此外,各国政府还将追加十一亿英镑,专门用于保护刚果盆地的世界第二大热带雨林。

解振华:各国家的历史责任不一样、起点不一样、能力不一样、国情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要按照共同、带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所以发达国家要率先减排,而且要为发展国家提供资金跟技术支持,这个全球一起合作才能够实现这么一个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巴黎协定进入实施阶段以来的首次气候大会。在二零零九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发达国家加集体承诺在二零二零年之前,每年提供至少一千亿美元资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然而直到今年,发达国家仍未能履行这一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与一千亿美元相去甚远,此举不利于国际社会政治互信。

解振华:关键问题呢是大家都要认真的来落实。这个应该把各国的这个政治意愿反映在各国的行动当中去,这是非常重要的。

白岩松:好,接下来马上连线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麟敏。柴主任您好,首先要回到联合国秘书长这个古铁雷斯的这句话啊,他说这个这次大会将是人类最后一次扭转局势的机会。这句话听着非常非常的严厉,您怎么看待这句话?

柴麒敏:确实这个应对气候变化以前我们经常讲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可持续发展。那实际上最新的这个世界气象组织的这个气候状况报告表明,这个去年我们全球的温绅相比于工业革命前已经上升了一点二度,那按照最新这个五十年的趋势啊,每十年几乎上升零点一到零点二度。那科学家给我们设定的未来上升人类能够所承受的最高的这个温度的安全阈值大概在两度,那最好控制在一点五度。那实际上现在的这个一点二度距离一点五度和两度已经非常近了,也包括在这个目标背后的这个排放空间。我们现在按照全球这个一百九十多个国家的排放数据来看,那未来也只有这个十到二十年左右的时间,可能就会耗尽整个排放的空间。那所以其实这个事情确实非常紧迫。那最近几次的气候大会都是这个联合国秘书长那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执密、各国的政要实际上都在这个大声疾呼,希望大家关注这个问题。那这个问题是需要在我们这代人当中来解决,而不是说这个把这个问题遗留到这个子孙后代来,最终来解决这个问题。

白岩松:。我理解,透过您刚才的解答的话,这个古铁雷斯担忧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他跟我们在拥有的控温的时间窗口可能紧密相关,如果再不去解决,将来。话,那温度在两度之上,或者说我们就无法实现这样的一个控温,在两度之内,最好在一点五度之内了上升。那可能这个咱们放到后面去谈,我觉得他的意思恐怕是指这个时间窗口。那这次的这个大会从领导人峰会上也有一个收成,这个收成就是关于森林和土地利用的这个领导人宣言。加入国家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其中承诺到二零三零年停止并逆转毁坏森林,未来四年间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一百四十亿英镑的资金,用于恢复受损的土地。您怎么看待这个共识?同时它对实现比如说控温这样的一个目标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来关注一下刚才谈到这个,其实说这次很重要的一个共识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我们要把这个温度的这种上升呢争取控制在两度之内,如果控制在一点五度之内就更好了。但是接下来有很多分解的这种动作,那包括这个森林,大家看各方承诺到二零三零年停止,并且逆转毁坏森林刚才已经谈到了,那我们来看看中国的这种变化。在全球森林资源持续减少的这种背景下,中国的森林覆盖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百分之十二增加到了今天的百分之二十三点零四,而且森林的这个蓄积量增加了八十五亿立方米,成为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的国家,为全球贡献了四分之一的新增绿化目标。那么也是这次会议当中,中国作为这个签署协定的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当中,其实这是对未来的一个承诺。那好,现在声音应该已经恢复了。柴主任,您怎么看待在这个森林这方面,在这次会上各国所达成的共识吧?当然是包括中国在内一百一十四个国家都签署了。

柴麒敏:其实每一次这个气候大会,东道国都会推动类似的政治宣言,这次除了这个森林之外,还推动了甲烷减排啊以及包括能源转型等等相关的政治宣言。那我们都知道这个森林在这当中作用非常的凸显,因为未来要实现碳中和,不仅要把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降下来。同时要把我们的碳的这个吸收啊这个提上来,那森林、碳汇在未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啊其实全球关于这个温室气体排放、气候变化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碳循环,那碳循环通过这个碳汇的提升,能够回恢复到我们原来的这个平衡的水平,那这就是我们所讲的这个碳综合。所以这次这个关于森林、减少毁林等等相关的这些宣言,包括资金的支持,那势必会对未来这个推动在碳汇方面的可持续发展提供非常强大的政治动力。那光是这个宣言可能还是这个一个起点,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宣言能够落实,真正的这个得到各国的支持,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能够得到发达国家在这方面、资金、技术相关的一些支持。

白岩松:您说到这一点其实非常关键,有了政治宣言,大家高兴一会儿,接下来关键看落实、看行动啊。二零零九年哥本哈根的这个气候大会上,是发达国家允诺今后每年支至少要一千亿美金,我们投,然后去帮助发展中国家,但是到现在也没实现,因为它的目标只到二零二零年嘛。您怎么看待有了共同宣言之后的这种行动?能一致吗?

柴麒敏: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啊巴黎协定的这个生命它在于实施,并不是说我这个呃喊口号啊、提出一些这个所谓的雄心、力度,就能够解决我们现实这个世界当中气候变化的这个挑战,实际上真正要推动的就是需要各国务实的开展行动。那从巴黎协定。二零这个二一年开始真正开始实施,那未来面临的是第一个五年的这个行动周期。那从提出目标开始,那实际上需要一系列的这个机制安排,那真正推动在这方面的这个落地、落实。那发展发展中国家也一样,这个在积极推动行动。那发达国家尤其是因为在历史上啊工业化进程以来,他们排放的早、排放的多,他们应该承担这个必要的这个历史责任率先减排,同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能力、建设一系列的支持。那这个实际上是在过去这个二十几年,整个我们公约的这个进程当中,一直在这个倡导的,但是发达国家屡次失信,那确实给发展中国家。接下来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造成了很多障碍和问题。那实际上这次会议我们就希望发达国家能够展现真正的诚意,能够这个推动在这方面务实的行动。

好,谢谢。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原本应该是去年开,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推迟了一年,这样的一个被联合国秘书长都认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扭转局面的机会这样一个重要的大会。

近年来,中国已经将应对气候变化摆在了国家治理的突出位置。二零二零年中国就向世界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在二零三零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在二零六零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样的目标对于一个拥有十四亿多人口的最大发展中国家来说并不轻松。

叶民:近年来,我国采取一系列强有力的政策措施,调整产业结构、优化能源结构、节约、提高能效、增加森林碳汇、提高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截至二零二零年底,我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二零零五年下降百分之四十八点四,超过了我国向国际社会承诺的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四十五的目标。

今年十月二十七号,我国继二零一一年以来第二次对外发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介绍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主张、智慧和方案。

柴麒民:白皮书的发布啊专门也针对接下来中国要采取的行动,特别是实现探达峰、碳中核、呃一加n的这个政策体系也做了很好的宣泄,中国要实现探达峰。目前为止不到十年的时间,那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产业偏重能源结构偏煤,那实际上像中国这么大体量的经济,要完成高质量的、绿色、低碳的转型,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其他国家完全不可比拟的。

白皮书指出,中国一贯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积极参与气候变化谈判,以中国理念和实践引领全球气候治理新格局,逐步站到了全球气候治理舞台的中央。

柴麒民:中国对国际社会这个所做出的这些努力啊,就为发展中国家未来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能够实现绿色、低碳转型,提供了非常好的一个创新发展路径的借鉴。

在多年的努力下,目前我国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提高到百分之十五点九。连续八年成为全球最大新增光伏市场,是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和人工造林面积最大的国家。此外,中国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规模连续六年位居全球第一。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号,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是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解振民:中国在节能、提高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这个、交通、建筑、这个等等这些领域,应该说中国做的贡献呃基本上都是占全球总量的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五十,应该说中国在这方面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

白岩松:好,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柴主任,你看中国。就允诺了哈。二零三零年的时候探达峰,二零六零年的时候碳中和。那也在这次气候大会上也我觉得世界各国也能感觉出来中国这种行动力,包括领导力。但是也有一种声音说,我们如此的允诺,会不会是一个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就像唐僧一样,给孙悟空咱们自己带了一个紧箍咒,形成了对咱未来经济发展的约束,您也一定听过,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柴麒敏:其实这个我们国家提出三零年前达峰、六零年前碳综合,那是站在我们国家利益和人类共同利益的这个平衡点上,那碳达峰、碳中和实际上它是一个倒逼机制,它跟我们现在所倡导的高质量发展啊,特别是我们全面建设现代化强国的这个征程,完全是这个这个相符合的方向。那很大程度上 碳达峰、碳中和 是鼓励好的发展啊,特别是推动很多绿色、低碳产业的发展,像我们所知道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新能源汽车、绿色的建材、储能、氢能等等一系列新兴产业的发展,那实际上是能够实现在我们这个阶段新旧动能的转换,推动中国经济更好、更可持续的发展,那对我们国家这个同样也是有利的。那另外就是它能够减少应对气候变化的损失。那根据我们国家气候变化的评估,那每年我们因为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大概在gdp的百分之一,大致相当于这个一万亿每年的这样的一个损失水平。所以总书记经常讲这个气候变化是我们自己要做的,而不是别人让我们做的。

白岩松:接下来。自然要说到美国,因为在二零一七年的时候,大家知道上一届美国总统退群了,退了很多群,其中就包括巴黎协定,但是这一次拜登又回到了巴黎协定,但是中间毕竟耽搁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您觉得他退群的这五年对这件事儿气候合作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影响?接下来我们可以期待合作会很顺畅?

柴麒敏:首先我想这个应对气候变化需要全球各国共同的参与,这当然也少不了美国的参与。那美国其实退群不是第一次了,他在这个之前的京都议定书时期,当时这个小布什政府就拒绝这个签署类似这样的协定,那当时就对这个全球这个气候变化将近十年处于低潮期,那这次同样也是实际上一六一七年以来,气候变化也陷入了一个新一轮的这个方方面面的这个问题因为美国的这个不作为,那接下来实际上这个我们是希望美国真正能够展现它作为这个发达国家所应够担、所应该担负的责任,那真正的推动这个率先减排,同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的支持,那真正展现他的这个大国的这个所应该担负的这个样子。

白岩松:还有一分多的时间。但还有一个问题特别值得关注,那就是印度印度在这次大会上这个说原本全世界设定的目标是到二零五零年实现净零排放,但是印度说不行,我们得到二零七零年。您怎么看待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但是比大家的期望值要晚二十年。

柴麒敏:因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全球要在二零五零年左右实现碳中和,啊首先要求发达国家早于二零五零年实现碳中和。那发展中国家根据自己的发展阶段,向中国设定了二零六零年,那印度可能发展阶段相比于这个这个中国新兴呃新兴经济体等等来说,它可能更加靠后。那他提出来70年这个一定程度上这个也也也在我们的预期范围之内,但同时是希望这个发达国家在这个阶段更率先减排,这样才能够这个我们经常讲国内不要一刀切,那国际上也不要一刀切,各个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根据自身的这个能力来设定自己的目标,那这个才是未来真正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应对气候变化,中国的承诺与行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