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奥密克戎本土疫情,天津如何应对?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呢我们关注天津的疫情,两天多的时间报告新增确诊病例是三十一例,还有十例的是无症状感染者。其实关注天津的疫情不仅仅是因为这三十、一加十这样的一个数字,更重要的是这是奥秘克隆的病毒。作为本土病例,我们在报道当中知道的第一次跟他正面交锋。另外,天津毕竟是作为一个拥有一千四百万人口的大城市,而且离北京非常之近,因此一系列的因素都决定了大家会非常关注这次天津的疫情。来,透过短片我们先去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

今天下午六点多,天津市再次召开疫情防控发布会。

顾清:截至目前,我是报告本土确诊病例三十一例,无症状感染者10例。

一月八号凌晨,天津市发生奥秘克隆变异毒株引发的新冠肺炎本土疫情。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此次天津疫情是奥秘克隆变异毒株首次在我国本土社区传播。

顾清:一月九日凌晨,市委、市政府合适疫情防控指挥部领导小组连夜召开会议,深入分析研判疫情形势,果断做出全市人员非必要不离天、津,并在全市范围开展全员核酸检测的决定。确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全力阻击奥秘克隆变异毒株疫情进一步扩散、传播。

此次疫情病毒属于奥秘克隆变异猪,传播速度、隐匿性、穿透力都不同以往。一月十号,天津市委、市政府发布至全市人民的公开信表示争取用四十八小时左右时间,全面摸清疫情风险底数,消除病毒传播的潜在风险。

顾清:截至一月十日十五时,全市采样九百六十二万四千九百三十八人,完成检测三百四十二万七千八百零七人,除报告的阳性感染者外,其他均为阴性。

最初发现的两名感染者一名、托管班工作人员一名小学生都没有天津以外地区旅居史。

顾清:截至一月十日十五时,累计判定追踪密切接触者一千一百五十二人,刺激密切接触者六百八十五人,均予以隔离管控,全部涉及场所均实施终末消毒,本次疫情累计隔离管理约七点五万人。

从昨晚二十一时起,天津市津南区新庄镇临锦花园二十四号楼被划定为高风险地区。此外,天津市津南区新庄镇林秀花园五号楼等六地被划定为中风险地区。

顾清:即日起将原防范区即除风控区、管控区外,以海河。外环南路、京港高速含联络线、唐津高速、双桥河的维和区域提升为管控区,荆南区全域划定为防范区。

白岩松:好,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连线天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副主任张颖。张主任您好,首先要跟您说一声这个辛苦了,因为今天一天您都在最一线的地方做这个流调,甚至记者有时候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感觉都没接,说张主任一定特别忙,忙完这一天的流调,现在有什么收获吗?

张颖:白老师您好,确实是今天啊在现场跑了一天,也有非常大的一个收获。首先我们就是发现了一些风险点、风险场所,那对于针对这些个风险点和风风险场所的高风险人群,我们进行了这样一个社区的一个清空,这样的为我们接下来的就是说进一步深化这个社会面的一个清零,打好了一个非常良好的一个基础。第二个就通过现场的这样的一个走访和调查,我们对于一些个溯源的工作也找到了一些个线索。因此上我们对于溯源的工作也有了进一步的这样的一个推进。

白岩松:说到这儿的时候,大家自然会格外关心。您谈到的第二点,也就是我们必须去看到这次是针对奥秘克戎。从在本土确诊病例当中,天津打了这样的第一场战役。那好了,奥秘克戎一定是从外面来的,究竟现在我们判断是从境外直接到了天津呢,还是从境外到了其他地区再到天津的这方面是否有收获?

张颖:好呀,其实我们天津呢就是这两方面一直就是同步在进行一个溯源,既不能完全排除就是说直接从境外到天津的一个可能性。虽然现在的这样一个病毒基因测序的结果并没有找到我们天津本土的这样入境的、本土的这样一个测序的是一个同源性。但是毕竟这个病毒的传播不单纯是通过人,还会通过物、还有环境也会造成这样的一个传播,所以我们就是直接从境外到天津的这样一个传播的可能性,我们也是在进行一个排查的。第二个呢就是说是不是通过入境的病例、通过其他的地方,然后再到天津,那这一方面的线索呢我们也是在同步、在追查的,那目前也是找到了一些个线索,那沿着这些线索,我们会再进一步的深挖和细挖。

白岩松:从截止到现在的流调情况看,一定还有很多东西是未知的,但是已知的、确定的、会让您感到高兴的,会有哪些东西?

张颖:目前来看的话,虽然这个源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但是从流调的信息来看,现有发现的病例,它们之间的传染的来源都是非常清晰的,也是截也就是说截止到现在,传播的链条没有中间没有断掉。基本上都是于这个津南区的托管班、那个小学,还有后续的一些病例都有这样一些直接的关联,所以目前这是让我们最欣慰的一个地方。

白岩松:那接着这个话题正好涉及到在问关于奥秘克戎的相关遭遇战之前的时候呢涉及到天津整个一千四百万人要做全员的核酸检测测,不过我们看到的数据是截止到今天下午四点的时候,做完了九百多万例,但是其中三百四十多万例都已经出了结果,除了报告病例之外几乎都是阳性。这是否意味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好消息,说明它相对集中,还没有散发,我们是否可以做这样的判断呢?

张颖:目前做这样的判断还为时尚早,刚刚你也呃报着这样的一个数据采集了九百六十多万出结果只有三百四十多万,也就是说三分之一出了结果。所以目前看虽然没有看到其他的一个散在其他这个津南区以外的地区发现这个阳性的感染情况,但是随着检测结果进一步的这样的一个完成,也许还存在着病毒可能或者是阳性感染者出现在津南区以外的地方。因此现在我们看到这样一个数据,就是盲目乐观还是为时尚早的。

白岩松:接下来就回到天津市,这个包括给市民写了一封这个公开感谢信,因为要涉及到四十八小时,要摸清它的这个底线,其中重点是一千四百万人要做全员的核酸检测,大家马上就会你一共才有三十一个确诊病例,还有十个是无症状感染者,从数据上来看并不大,但为什么要做?人员的核酸检测。

张颖:好的,其实我们是刚刚发现这个疫情的时候,我们通过传播链条,在上一次的这个新闻发布会上我也说了,就已经是传播了三代传播三代的这样的可能性,如果按照以往的这个老的病毒珠来说,一个代际关系应该是五到七天,三代的话就应该是十五天到二十一天,这就说明这个病毒在天津已经隐匿、传播了一段时间了。所以当时我们就意识到这个疫情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情况,同时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这个源头非常的不清晰,没有办法很快地锁定这个病毒感染的一个来源。再有就是当八号的晚上我们得到消息,病毒测序显示它是奥秘克戎毒株,而且我们知道奥秘克戎这个毒株不单纯是它的这个传播隐匿性非常强,而且它的传播速度是非常快的。国外的这样的一些个呃数据显示,他们这个传播的代际的这个天数是可以短到两到三天,就是一代。因此上我们就是说感觉我们要跑在病毒的前面,就必须要摸清这次疫情它到底传播的范围有多大,目前感染了这个人群是不是已经扩散到了全市其他的这个区?所以我们就是在这个九号的凌晨,我们就是说决定要启动这个全市的、全员的一个核酸的一个筛查,同时为什么要在四十八小时内进行这个检测完毕?就是因为刚刚我也提到了奥密克戎,它的这个传播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一个代际,有可能就是两到三天、三到四天就会传播一代。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全员核酸检测的时间如果再延长的话,有可能再会出现新的一代。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在三天之内,也就是两天半之内,一定要把全市的这个全员核酸、筛查做完,初步要搞清楚它这个播散到底是有没有从一个点扩散到了其他的区,就是多个点的一个扩散,是不是有可能有多个点的扩散连成一个面。因此上这样的一个快早是必须要进行这样一个全市的全员核酸筛查的。

白岩松:还有一个问题,张主任,因为天津毕竟。离北京非常近,北京也是一个超级大的城市,而且也要办冬奥会,那么在整个流掉的过程中,是否格外关注北京的方向,以及出金向北京的这个人员进行相关的这种工作,这点是不是也是你们的关注重点?

张颖:是这样的,我们在流调的过程当中也是也是高度的关注溢出到天津之外的、慢出天津之外的一些个密切感染者、高风险人群,会在第一时间向这些省份进行一个推送。那涉及到北京这方面也是我们格外关注的,如果发现确实要蔓出到北京的这样的一个情况的话,我们会立即和北京方面进行这样的一个电话的一个推送,同时相关的信息也会通过传真、其他的一些方式推送给北京,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另外我们就是说。北京疾控中心我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一个及时互动的一个机制,早上起来这个北京市疾控中心应急办的一个主任,他还是在早上很早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要进行一个沟通。那我们其实已经建立了这样的一个互通的信息的一个机制,也是确保我们北京的冬奥会能够平稳、顺利的一个召开。再有天津也是为了防止外疫,可以看到我们在第一天的时候、第一时间把相关的这个疫情发生的新口、新庄镇和浅水工镇进行了一个管控,那现在又提及进行了这样的一个风控的一个管理。所以说我们也是在防止外溢,特别是外溢到北京方面,我们采取了很严格的一个措施。

白岩松:谢谢。一会儿我们可能重点要关注奥秘克戎这样的一个遭遇战,我及其。觉得其实不管是从北京的角度来说、河北的角度都应该感谢天津动手比较早,尤其全员的进行核酸检测。可能全员的核酸检测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有一定的比例是给北京做一个很好的护城河,这种效应是北京、河北以及全国其他的地方呢都受益。不过接下来我们就要重点的去关注,这毕竟是作为本土确诊病例,我们跟奥秘克隆在报道当中看到的第一次正面交锋。那接下来就关注一下这个新对手。

截至九号二十一时,天津累计通报的四十例阳性感染者中,二十三人为中小学生,主要涉及一托管机构,咸水沽第七小学、高庄子小学和新庄中学。

张颖:最初发现的这两个病例,成年人的这个病例、他所在的、工作的这个托管班,还有孩子他所学习的这个小学,通过其他的病例已经进行了这个流行病学的一个关联。所以呢这是我们接下来为什么要重点锁定就津南区两个乡镇,一个是咸水沽镇,一个是新庄镇。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认为,从天津目前疫情排查情况发现,奥秘克隆变异毒株感染有明显低龄化趋势。他提醒,青少年、儿童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主动就医意识不高是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应高度关注。

年老的人群,还有一些个幼年的儿童,我们也开通了一个绿色通道,我们也有一个专业的小组,嗯保证他们应减尽减、不漏一人。

为了阻断奥秘克隆变异毒株的扩散、蔓延,天津站全面严格落实离津管理,对于近。旅客火车站专门设置进京专用通道,加强核验、检查。

在我们的呃北京的这个列车的检区域,我们搭建了一个进京专区。在金陵专区当中,我们还要查验我们的啊这是四十八小时以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以及我们北京健康宝的绿码。

白岩松:好,接下来继续连线天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颖。张主任,这个就要说回到奥秘克戎了,之前天津从境外输入的病例当中有奥秘克戎病例,但显然跟这次是没有关系系的,但是我们对它了解多少?这次在防范奥秘克戎的这个病毒的时候,有哪些跟过去不一样的方法,包括流调。

张颖:好,这个问题也是大家就是特别关注把奥秘克戎跟以往的这个病毒珠有什么样的一个区别?其实我们就是关注奥秘克戎这个毒株已经很长时间了,主要是通过国外的疫情的一个发展的一个趋势和相关的文献的报道,我们去侧面了解它。其实那个时候从报道里面或文献里面显示它的传播速度是非常快,而且传播是非常隐蔽的。那当我们正面直击这个、面对这个病毒的时候,我们发现确实它的这个传播的速度是相当相当快的,也就是我们遭遇到他就已经传播了三代,而且是非常隐秘的。所以对于这个应对奥秘克戎这个毒株和以前应对德尔塔毒株采取的一些措施,虽然是措施是一样,但是要更加体现的是一个要早。那这个早就包括我们很多的这样的一些个动作必须要早实施。比如说我们采取风控、管控,限制人员的这样一个流动性、防止外疫,那这些方面是必须要早期就要开展。在把它封住和管住之后,我们要进行一些个全员的筛查。这个筛查也是不单纯是说非要进行全市,是或者是全区的全员筛查,对于重点区域、重点行业、重点人群的、全员的筛查是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要采取的,这就是说要早。第二个就是要快,我们经常说的,我们必须要跑在病毒的前面。那在应对这个奥秘克戎毒株传播的过程当中,这个快更加体现的是淋漓尽致,就是刚才说的,我们在八。啊发现这个疫情九号的早上七点就启动全市、全院的一个筛查,这就体现了一个快。还有我们的这个流调也要快、排查密接也要快,隔离、转运也要快,在流掉这个方面这个快。以前我们就是说排查、密接的时候,我们要啊进行一个流行病学调查,发现他们的一个流行病学的关联性。那我们如何在应对奥秘克戎的时候排差密切体现一个快?就是说我们对于一些高风险的人群,比如讲跟病例同楼栋居住的这些个居民,也许他们根本不认识,也许在生活当中虽然住在一个同楼栋里面也没有任何的接触。那这个时候你再去挨个人、挨门、逐户的去排查,是不是跟病例有过交集,那这就慢了、就晚了。所以说我们在这个方面。体现一个快字。那就是说既然判定有风险,我们就不要再去深究它是不是真的有风险,那我们就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居住在同楼栋里的人第一时间要转出去,进行一个集中隔离。这就是说在流调层面、密切排查层面的一个快。还有就是一个严,以前我们也提到严,严管、严防、严控啊,足不出户就必须要严。呃可能还有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允许有段时间我们还有个磨合期啊或者怎么样,但是在这次应对奥秘克戎的时候,我们这个严字要一一从一从一从一重一开始我们就要给他落实到位。然后说既然是居家隔离,我们就第一时间上门去,绝对是不能走出家门的,所以这个早、快严虽然是跟应对德尔塔的时候是一样,但是里面的内涵确实又有区别的地方。

白岩松:张主任,您刚才也说到了它的隐匿性的问题,这恰恰也是奥秘克戎的这样的一个特点,很长的时间可能没有症状。安阳的那病那例病例与天津输出是离开天津是有关的,它一倒推,可能十四天前,您刚才甚至用了半个月以上这样的一个隐匿,它的隐匿性是不是对你们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因为它的症状可能显现的完全没有。

张颖:是这样这个隐匿性对于我们这个溯源、查找它的源头确实带来了巨大的一个困难,因为他无症状,特别是这个安阳的这个病例,直到现在他就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的一个症状。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现在天津发现的这个阳性感染者,他们的症状都非常的轻,有的甚至就没有症状。所以我们在查找这个源头的时候。也许源头已经感染了,但是他没有症状或者是已经都好了。所以在我们这个溯源的过程当中,挑战是非常大,也是非常困难的。再有,在进行这个排查的过程当中,由于它的一个隐匿性又传播快,所以如果你一旦漏掉了密接、密接排查啊有一个漏的,有可能当你再发现的时候,这个秘接它变成感染者之后呢,已经在社区里面又开始了一代货量大的一个传播。所以对于这个奥秘克戎,无论是从溯源方面,还是说我们流行病学调查方面、管控方面,都带来了前所未有、巨大的一个挑战。

白岩松:张主任最后一个问题只剩几十秒的这个时间了,在这次天津已有的确诊三十一加上事故症状感染者中孩子占比非常高,超过百分之五十那。是因为它相对聚集,所以传染到了还是的确像有的人说的那样,可能奥秘克戎针对孩子传染性会更容易一些。

张颖:好,因为我们刚刚开始发现是在这托幼机构和小学里面,所以呢确实是因为狙击性造成的,孩子们在疫情初期它的这个占比是比较高的,但是随着这个疫情的不断的进展,我们也看到学生的比例其实在逐步的这个下降,社区里面成年人、青年人、老年人这个比例在逐步的一个提高。所以说并不是说孩子是易感的人群,应该是说全人群都易感。

非常感谢张主任带给我们解析,辛苦,所有的人都辛苦,但是辛苦可能是为了老百姓能够更安全一些,谢谢。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奥密克戎本土疫情,天津如何应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