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近日,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通用航空系发布了《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根据报告,2018年-2020年全国跳伞总飞行架次(含商业跳伞和跳伞训练,商业跳伞占比过半)从不足5000迅速增长到10000架次,跳伞总人数从20000余人次(双人跳伞中教练不计入人次)增长到50000余人次,年均增速超过100%。从运营机型来看,报告提到基本为固定翼飞机,其中传统跳伞活动中运5B较普遍,塞斯纳208、大棕熊100、P750等座位数较多的机型也逐渐受欢迎,而部分运营量较小或市场淡季的跳伞公司会租用如GA8、PC-6等座位数较小的机型,以上占据所用机型绝大部分市场;此外,少数俱乐部会使用直升机(如贝尔429)跳伞,是个例。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以下是报告全文:

调研报告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
(2021年第一季度)

一、总体介绍

在航空体育领域,我国跳伞运动起步较早,从50年代开始参与国际竞赛至今,保持了60多年的国际领先水平,是我国传统优势项目。而商业跳伞发展较晚,2013年前后以俱乐部方式的商业跳伞才正式在我国开展。截至到目前,我国每年大概有3-5万跳的市场规模。对比国际领先水平(参考美国,一年约有50-70万双人跳伞),我国的商业跳伞发展潜力巨大,且发展速度(尤其近两年)在不断增加。

2018年-2020年全国跳伞总飞行架次(含商业跳伞和跳伞训练,商业跳伞占比过半)从不足5000迅速增长到10000架次,跳伞总人数从20000余人次(双人跳伞中教练不计入人次)增长到50000余人次,年均增速超过100%。2020年疫情对跳伞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多个基地和跳伞俱乐部停运。但从整体数据看,整个行业跳伞人数基本维持了稳定,没有明显下滑,即便在疫情期间,市场需求仍较为旺盛。

跳伞业务以其独特的高端消费属性、较丰厚的收益、巨大的发展潜力和一定的投资门槛等特点,不仅受到重多通航企业的青睐,也被一些体育运动、俱乐部运营、高端消费活动运营等企业追捧。在我国通用航空领域,跳伞业务作为较为纯粹的商业化项目,也逐步成为通航消费领域的一大亮点,在行业内外各专业会议、论坛中不断被提及和讨论。同时,跳伞业务由于发展较晚、增速较快等原因,在法规研究、安全管理、专业人才培养和市场规范、行业自律等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亟待解决。相关研究也缺乏全面、准确可靠的运营信息、数据。

我系(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通用航空系)自2021年一季度开始,对全国50多家跳伞基地、跳伞俱乐部和相关通航公司做了详细调研(基本涵盖了全国所有相关单位),整理了数据和信息,现将第一轮调研报告(截至2021年4月份)分享给行业内外。期望给大家以参考,唤起行业内外对跳伞安全、避免恶性竞争、常态化有序发展和行业自律的重视。

我系将持续推进此跳伞调研工作,按季度发布调研报告,欢迎相关单位和个人踊跃参与,欢迎行业同仁批评指正。

二、各类型单位运营信息

1、跳伞基地(14个):

在营的跳伞基地,中南地区最多(7个),华东次之(3个),华北和西南地区相同(2个),西北、东北(暂停了2家)和新疆地区暂无商业跳伞基地。2020年疫情下,跳伞业务受影响较大,至少有9个跳伞基地暂停运营。

惠州观音阁机场(广东)

罗定机场(广东)

广东阳江合山机场

三亚海棠湾(海南)

儋州西庆机场(海南海花岛)

海南琼海博鳌机场(运输机场)

荆门漳河机场(湖北)

苏州澄湖航空飞行营地(江苏苏州甪直机场)

安吉天子湖通用机场(浙江)

建德千岛湖通用机场(浙江)

北京石佛寺机场

天津滨海窦庄通用机场

崇州天宫直升机场(四川崇州豪芸通用机场)

重庆永川大安机场

2、通航公司(9家):

2020年平均年飞行912架次,平均年飞行489小时,最多的年飞行1700架次,最低的27架次,发展并不均衡。

幸福运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幸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青岛容商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广东知行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亚捷通用航空无锡有限公司

精功(北京)通用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江苏润扬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浙江润扬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泛太平洋通用航空(常州)有限公司

海南亚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3、跳伞运营企业(11家):

2019年平均每个跳伞公司在每个基地商业双人伞2241跳,其中最高4816跳;平均营业额825万(含餐饮住宿等收入),其中最高1908万(含赛事活动、餐饮住宿等收入)。

2020年平均每个跳伞公司在每个基地商业双人伞1857跳,同比下降了17%,其中最高3000跳,同比下降了37%;平均营业额653万(含餐饮住宿等收入),同比下降20%,其中最高为980万(含餐饮住宿等收入),同比下降49%。

其中,跳伞量较大、营业额较高的基地,基本是多年经营的品牌和基地。新进入的跳伞公司和新运营的跳伞基地,需要经历一个业务量逐步增加的过程;另一个普遍现象是,不论跳伞量和营业收入如何,实际净利润并不如很多新进人员想象的那么丰厚。其中不乏通航飞行公司盈利率不如跳伞公司高,跳伞公司盈利不如第三方渠道盈利率高等现象。

加速北京跳伞俱乐部(北京加速量子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熊猫跳伞(浙江星橙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杭州悟空跳伞服务有限公司

浙江鹰飞体育文化有限公司(重庆鹰飞航空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惠州鹰飞体育文化有限公司)

空中之翼跳伞俱乐部(天津津津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天津蓝鲸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塔赫跳伞(北京金羽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无锡天时爱飞体育文化有限公司

飞行家(湖北)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极速跳伞(海南海上跳伞有限公司 )

成都蓝色气流航空运动服务有限公司

海南一起飞跳伞俱乐部

4、运营机型:

基本为固定翼飞机,传统跳伞活动中运5B较普遍,随着商业化兴起、跳伞人数逐年增加,塞斯纳208、大棕熊100、P750等座位数较多的机型逐渐受欢迎,而部分运营量较小或市场淡季的跳伞公司会租用如GA8、PC-6等座位数较小的机型,以上占据所用机型绝大部分市场。少数俱乐部会使用直升机(如贝尔429)跳伞,是个例。

本期机型介绍:运五B飞机是中航通飞华北飞机工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轻型多用途飞机,配装波兰产1000马力Asz_62IR_16活塞发动机、国产J12B_G15螺旋桨,可广泛运用于空投跳伞、农林作业、飞行员培训、航拍航测、客货运输等多个领域。运五B飞机在跳伞领域的优势主要体现为单机价格低廉;维护成本相对低;上下双翼气动布局,安全性能高;巡航速度慢,定点相对精准;载客量高(10人);体验感有提升空间。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三、目前存在的问题:

1、对于跳伞活动,最大的问题是空域管制和天气。

2、市场端,数据可见2020年最大的问题来自于疫情对于外出的影响,而机遇也在于疫情对于出国旅游的限制下产生的消费回流。

3、虽然跳伞业务在国内远未达到饱和,但市场仍需要一个长期的培育和发展过程。目前的市场容量并没有那么大,而行业内恶行竞争(包括价格战和抢占基地)现象已初步显现。

4、毫无疑问,由于空域和天气,包括周边消费力等影响,理想的跳伞基地是有限的,未来的竞争会有一部分围绕基地的抢夺展开。但由于市场容量有限,机场的飞行架次有上限,盲目进入某一跳伞基地而造成多家竞争格局,极易导致每家都吃不饱的局面,最终的结局就是不了了之,这种现象严重影响了相关运营公司的业绩,也严重制约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5、跳伞教员急缺,且高薪难求,跳伞教员收入挤占跳伞公司很大部分利润空间的现象也较为突出。

6、2021年是个值得期待的年份,我国疫情防控工作较其他国家取得巨大成功,消费内流将成为常态。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而暂停的大部分基地和跳伞公司均有重新开业的计划,且仍有场外资金、专业人才等摩拳擦掌,准备试水商业跳伞业务。

当前,除教员招聘(尤其外籍教员引入)等现实问题外,引导行业自律,建立和完善行业法规标准,创新和完善市场营销模式,拓展销售渠道和模式并扩大跳伞业务的社会影响力是全体行业都需要共同推进的重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全国商业跳伞业务调研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