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增长没有秘密》

  互联网的终极法则是基因传播

  一株蒲公英,在盛夏开花后,结种子被风吹走。如果长在水边,也可以通过水传播种子。如果动物吃了果实,排出种子也有利于传播……

  这是自然界最平凡的一幕,也是最伟大的一幕。

  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上看,个体都是要去超越死亡的。如何超越,就是把基因复制出去,某种意义上你的生命就能够延续。所有的生命个体都是这样。

  一个A细胞,完整复制出一个A’细胞,这就是最完美的基因传播。

  同样道理,一家企业要想基业长青,就要不断地复制和拷贝自己的基因。产品是一种基因,文化是一种基因,组织框架是一种基因,每一个员工也都是一种基因。

  王国维把人生做大事分为三重境界,对应的做企业也可以分为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叫创造产品,你的产品越多,生命力就越强。满地的汽车都是你的牌子,你就是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你的产品越多,你就可以定义行业,你做的汽车就是汽车的标准样子。1908年的福特T型车,今天看起来像是卡丁车和老爷车的合体,但当时T型车就是汽车的基因,第一年产量10660辆,到了1921年,T型车的产量占全世界汽车总产量的56.6%。

  做企业的第二重境界叫创造企业基因。时代会变化,产品会消亡,T型车今天早就不见了,但是福特创造的流水线文化还在,丰田、大众都再用。

  企业基因又叫巨头文化,巨头文化自19世纪50年代开始流行,20世纪至今达到顶峰。可口可乐、标准石油、宝洁、中国五矿、交通银行、丰田汽车都可以看作巨头,巨头能够脱颖而出,一定是有一点他独特的地方,可能是商业模式,也可能是组织文化,还可能是生产模式。

  对于做企业而言,传播文化基因比传播产品基因更重要。企业起高楼,企业大败局,向来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未来福特可能倒闭,流水线模式会持续;未来京瓷也可能消失,阿米巴经营模式会持续;未来李维斯会消失,牛仔裤会在全世界流行;今天你可能不知道博士伦,但是夏季去海边戴太阳眼镜成为一种时尚;好莱坞也可能消失,电影文化会长久影响人类文明进程。

  而互联网的进程,把企业带到了第三重境界——创造社会基因。企业基因是纵向传承,而社会基因是横向的,可以改变行业、影响对手,影响整个社会,甚至改变世界。

  互联网开创了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去中心化的生态时代,单个企业可能会倒闭,单一的商业模式也可能被颠覆,但“亚马逊雨林的生态”却是生生不息的。

  谷歌、亚马逊、腾讯的成功,都是因为他们都是生态型、平台型企业。因为他们能最大化传播自己的基因。

  谷歌的安卓系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有三星、小米、华为、VIVO这样的巨头,也有HTC、摩托罗拉、LG和索尼这样的小体量品牌,还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商和山寨机,他们是“蘑菇企业”,躲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生产默默生长。

  在这个生态里,谷歌站在一个更高维度,不与巨头竞争却成就了很多巨头。巨头越强大,小米OV的出货量越多,谷歌的生命力就越强。这就好比亚马逊雨林,树木种类越多、动物越多,生态系统就越不容易被摧毁。

  生态更恐怖的能力是,哪怕是一个巨头倒下,甚至十个巨头倒下,对企业是一场巨大灾难,却不会对生态伤筋动骨,对生态而言只是自然更替。

  所以,互联网世界有一个“梅卡菲定律”。它的核心是连接的价值,当你的网络是原来2倍大的时候,你的价值是原来的4倍大。也就是说,价值等于成员数目的平方。你有1万用户价值10万,当你有2万用户时就价值40万,而当你有100万用户时,你的价值是10亿。

  与传统企业不同的是,传统生意是你越挣钱,你越值钱。而互联网时代,你可以一分钱都没有挣,但却很值钱,互联网的终极法则是基因传播,谁的基因越普及、越有规模,谁的生命力就越强,就越值钱。

  真正对生态致命影响是封闭。哪一天腾讯不再对用户开放,谷歌安卓不再对手机厂商开放,就是它生命的尾篇。

  从这个意义上说,字节跳动本身一个开放的平台,旗下的抖音、懂车帝、皮皮虾,都是开放性社区,达人越多,字节跳动越繁荣,这是属于C端层面的开放。

  此次字节正式发布火山引擎,将推荐算法、智能特效、数据中台等技术和工具开放给企业客户,是B端层面的一次开放,也是一次对字节跳动基因更广泛的一次传播。

  技术是人性的延伸

  C端是种草,B端是种树。

  如果非要给字节跳动找一个对标企业,与亚马逊非常像。无数商家和消费者就是亚马逊雨林的C端,他们是一片草原。

  亚马逊更强大的是它的AWS云计算能力,AWS就是把亚马逊核心技术开放给外部企业用,通过外部客户把AWS打磨得更好,既更好地服务内部客户,又给外部企业独立做大的机会。这个过程类似于种树,所以亚马逊的生态中长出了巨头企业,包括Uber、Airbnb等。

  火山引擎是字节跳动更深层次的B端技术,也是C端技术的一个巡回。

  抖音上面有很多电商,他们共同的一个直观感受是,同一款商品,在抖音上卖货量比其他平台更多。具体原因说不上来,但就是感觉抖音推荐得更精准。

  这其实就是火山引擎的核心逻辑,信息的高效分发和匹配。

  字节旗下有今日头条、抖音、飞书、懂车帝、皮皮虾、图虫、激萌、悟空问答、剪映等几十个App和社区,积累了大量的C端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回答很多用户画像问题,比如追星少女更喜欢买什么颜值的手机?喜欢历史剧的人更爱喝哪一类啤酒?汽车迷们是否愿意为知识付费?等等。许多问题对零售、汽车、文旅等行业而言都货真价实,能大幅减少产品与消费者之间的误差。

  实现信息高效匹配背后的逻辑是衍化算法。

  衍化算法有点量子力学的哲学范式,量子力学和弦理论认为人类世界所有的可能性都发生过,因此也就存在“平行宇宙”,而我们现存的宇宙是经过衍化之后的世界。因为在量子力学中,只有当发生过了才能被确定。

  衍化算法的逻辑很复杂,算法策略的优化则需要不断以A/B测试验证,就是通过数据驱动来做决策。如果你要花钱实现某个效果,有两种办法,哪一个更好呢?

  没有A/B测试之前,这是个玄学问题,你拿了红玫瑰说白玫瑰好,拿了白玫瑰又说红玫瑰好。具体哪一个好,现实世界中不可被证明。或许只能在“平行世界”同步做一个尝试,这个问题才能有解。A/B测试就是一个模拟“平行世界”的游戏。

  人类最早记载的A/B测试,是在1747年詹姆斯·林德治疗坏血病的临床实验。当时的英国海军船员,由于长期吃不到蔬菜水果,饱受坏血病折磨。

  林德设计了一组实验:他把六对患有坏血症的水手们集中在船上的医疗室,除了每天相同的饮食外,给每对水手提供不同的可能有效的治疗:包括苹果汁、醋、海水、柠檬和橘子等。

  一段时间后,四对水手的病情没有任何好转,喝苹果汁的水手的病情有轻微改善,而吃柠檬和橘子的那对水手竟然奇迹般康复了。

  在互联网领域,这种A/B测试价值非常大。

  2007年,谷歌帮助奥巴马竞选的募捐网站做A/B测试,在所有情况下,奥巴马的一张简简单单地黑白全家福照片的效果,竟然超过团队可以找到的任何其他照片及视频。这一测试取得巨大成功,帮助奥巴马募捐金额增加了5700万美元。

  亚马逊推广信用卡时也有类似效果,一开始广告放在购物页面中,信用卡无人问津。后来业务经理把广告放在结算页面,用户直接看到满减优惠,大大提高了办卡概率。仅一细微改动,给亚马逊带来上亿美元的年营收增长。

  这种技术一旦开放,能够解决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说你平时开车,仪表盘上一个故障灯亮起,但如果你不查说明书,却不知道汽车出了什么问题,这是设计与用户之间的隔阂。

  再比如,你开了一家门店,需要展示2000件商品,但你总共有5000件SKU,挑选哪2000件能够让你实现效果最大化呢?这时候就需要模拟“平行世界”实验。更进一步讲,如果你在全国不同省市,不同文化的人群中,拥有不同的店铺呢?

  你买了一部新手机,它的软件市场里有100万个App,手机能不能比你更懂你,给你推送的软件正好是你刚刚需要的?还有,你的手机靠近你的车时候,能不能自己开门呢?

  解决这些真实的问题,就是信息高效分发和匹配的价值。字节把这种能力开放给企业,本质上是一种中台,上层业务只需要关心用户需求、关心业务发展,有了这样的中台,业务将会变得更容易。

  腾讯也是一样,也可以根据生态连接,结合LBS技术,更精准的管理客户推送信息。

  互联网的终极定律是基因传播,全面开放是起点,而方向正确才能走向终点。如果你的基因有害,不适合生态环境,即使全面开放也无法传播。

  技术的方向是什么?马歇尔·麦克卢汉说:“一切的技术都是人的延伸。”电视延长了人的眼睛,电话延长了人的耳朵。

  技术是人性的延伸,人性的方向是效率革命。200年前,你需要工作84个小时,才能换来1小时的人工照明。而今,换取同样时间的人工照明,你只需工作1.5秒钟。我们从蜡烛、油灯、白炽灯,进化到LED照明,在效率上取得了巨大的飞跃。

  另一个例子是航空运输。半个世纪前,飞机带一名乘客横跨美国,需要使用约413升的燃料,如今一架现代的波音787飞机只需91升燃料,我们见证了4倍的效率增长。

  在计算机领域,计算的效率已经提高了1万亿倍。1951年全球第一台商用计算机以每秒1千瓦的能耗完成15次计算,现代的处理器,用同样的能耗能完成17万亿次计算。

  开放的基因能否传播,要看对生态系统是熵增还是熵减。腾讯的生态是链接,连接人与人之间,是信息革命。火山引擎的生态是算法推荐,让对的人遇见对的事、找到对的信息,是匹配革命。无论腾讯、还是字节,最终都是效率革命,都是人性延伸。

  巨头没有秘密,最高级的智慧是共生

  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电影《寻梦环游记》

  互联网的终极定律是基因传播,方向是效率革命。但当字节跳动开放了所有核心技术,与对手站在同一起跑线、不再有任何秘密时,其他企业是否会用字节的技术去打败字节呢?

  不能。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用字节的基因打败字节,最终的基因还是字节。

  互联网生态中,亚马逊、谷歌都是没有秘密的,有秘密的只能做巨头,没有秘密才能做生态。这是一场纳什均衡博弈,蒲公英种子的传播没有秘密,所有一切都是“阳谋”,一旦有秘密就会被对手查获,就会有“阿喀琉斯之踵”,就会被人扼住要害。

  互联网的哲学里,巨头只能打败巨头,无法打败生态。华硕可以打败联想,但无法打败微软,小米可能打败VIVO,但无法打败谷歌。

  生态最高级的智慧是共生,生态培养了巨头,巨头让生态更繁荣,从此生态永续,生生不息。

  从基因角度上,生态是一种改变社会的文化基因。

  文化基因的传播,大于任何一种生物基因和实体生态。孔子的子孙今天已经很少见,但孔子的文化基因至今生生不息,只要你是中国人,你的行为方式、你的思考模式里一定有儒家思想的种子。

  但如果从生物基因上看,成吉思汗在世时有几百个后裔,今天每200个男人身上可能就有一个携带成吉思汗的基因。但成吉思汗至今的影响力,早已经被孔子的文化基因同化。

  为什么司马迁当年被宫刑也要把《史记》写完?为什么我们要读书?因为我们是文化基因的载体。

  有了语言有了文字,文化基因就能保真传播,哪怕极端情况下人类文明灭尽,外星人找到地球,只要他破解人类的文字,某种意义上还可以让文明起死回生,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谷歌、亚马逊、字节跳动的意义也在于此。哪怕企业不在,只要还有企业用AWS技术,还有手机用安卓系统,谷歌和亚马逊就是永生的。

  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说:“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字节跳动的增长没有秘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