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教师轮岗,北京怎么做?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上周北京推出了双简改革方案,对于其中所涉及的优秀老师和校长要进行轮岗,人们非常关心怎么个轮法。另外老师愿意不愿意,家长高兴不高兴?从今天媒体只言片语的这种标题里面,我们就能够看到答案。你比如说这个学期就要开始执行了,那么很快还有不到六天的时间。另外谁来轮岗这里面一已经提到,还有它的这个意义是什么?就是中国教育均衡从北京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好了,针对北京此次实施的这样的一个试点工作,还有哪些疑问需要去解答?另外,这次改革对于中国教育改革的意义是什么?怎么把试点能够固化成一种制度?我们首先还是从北京具体的制度、北京具体的措施来说起。

北京校长、老师交流轮岗规则发布,北京东城区义务教育干部、教师将全轮岗。今天在教育领域最受关注的一条新闻恐怕就是北京正式发布双减政策下推出的优秀校长、教师学区内轮岗办法的实施细则。

李奕:在新的学期,我们将大面积、大比例的推进干部、教师的交流、轮岗。一些区经过暑期的认真准备,很多的优秀校长、骨干老师、特级教师进行了区域内的、合理的流动到了新的岗位。

距离新学期开学不到一周了。优秀校长、教师如何交流轮岗显然有一定的急迫性。按照新推出的细则,凡是距离退休时间超过五年的,并且在同一所学校任职满六年的正、副校长以及教师,原则上都应进行交流轮岗。交流轮岗的时间至少一学期起,还可以是一学年甚至三年。

罗锦虹:毕竟这个轮岗这个教的、学区的学生是不一样的哈,以前我是教高中的,那现在去教初中,那学生的年龄上的这个特点是不一样的。这个我就要提前就做好这个思想上的准备,包括通行方式的选择等等这些思想上的准备。

罗锦虹是北京东城区英语教学的学科带头人,他原本所在的惠文中学是北京的百年名校,这个暑期之前,他刚刚带完惠文中学本部校区的高三毕业班,几天后的新学期他要轮岗到惠文中学一个相对较远的泳外校区,带新一批初一学生,轮岗近三年

罗锦虹:对我个人的话呢是这样,首先这个是一次挑战啊说实话这是一次挑战。那我们我就要这个研究不同决断的孩子的特点、年龄上的特点和学习方式的不同,那针对不同的它的特点来开展教学活动,还包括作业的布置。

尽管有挑战,但同一个教育集团内流动、轮岗似乎相对容易,更多的挑战恐怕还在跨学校、跨教育集团的轮岗,根据是实施办法。为了鼓励轮岗教师的积极性,相关部门会在教师的绩效、考评、评优、工资等方面给予保障和倾斜。面对就要实施的新政策,家长们也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家长:那我觉得关心这个问题的深层次的原因肯定是关心就是这个老师怎么样啊?他从哪个学校转过来的呀?那他以前教的学生怎么样啊?那他对我的孩子怎么来适应他,然后家长怎么来适应它?它能不能适应这个学校等等。大家肯定还是关心的一个衔接的问题。

家长:我有担心的就是这个轮的这个时间,这个一学期我是觉得有点短,我觉得轮一番比较合适。学生家长肯定会担心,就是自己的优秀的教师会轮到别的学校,那么他们轮过来的是普通教师教自己的孩子,这个担心肯定是有的。所以怎么平衡这个资源,让家长的这种担心和焦虑降到最低。

按照时间安排,新学期开始之后,北京先在两个区进行试点推行,今年年底之前,除了先行试点的两个区之外,再启动六个区的实施。

董倩:北京的优质教育资源是比较集中的,因此北京市的老师还有校长怎么去轮岗,对于教育改革来说它就有标志性的意义。而关键在于此次的这种改革方案的推出,不仅仅是在双减背景下的一个改革,更重要的是它是如何去调配这种并不公、并不平衡的教育资源,会做出怎样的一种试点。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李书记,您看啊这个马上就要开学了,轮岗对于学生开学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学生一开学发现会有什么变化?

李奕:实际上暑期的这个开学实际上暑期的这个开学,有经验的家长和同学们都会感受到会有一些老师的调整,因为毕业年级的老师把孩子送走之后,会被重新调配到起始年级和其他的年级。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孩子能够感受到来的老师里头可能有不是我这个学校的老师。

董倩:他本身就要他本身就要调,所以可能对学生的影响并不大。对谁的影响大?

李奕:实际上呢对于呃参与这种流动的老师影响是相对比较大的,毕竟我要跨一个校区或者跨一个学校到另一所学校,就像刚才老师提到的,接受一定的这种挑战。

董倩:李书记,您看啊。就是其实对于一些优质的老师来说,我说的优质资优质的老师就是说他的年资已经很高了,他的称已经评到了,他的荣誉也拿到不少了,这种情况下是更多的把这种老师留出去,还是说把新的老师、年轻老师留出去?

李奕:实际上通过这么多年的我们的摸索和试点,在这样的干部、教师的流动的过程当中,我们不仅仅是按照他的职称的高低或者是荣誉的高低来去流转,而是根据流转的位置的需求。比如说这一次在双减的这个大的背景下,我们更加关注学科组、年级组这个层面上怎么发挥作用。所以在我们人员流转的、挑选的过程当中,既有骨干教师、特级教师,也有适合于做课后服务、适合于做作业的研究和考试评价研究的不同岗位的老师,所以是因岗、因需来决决定我们。调动的这种比例。

董倩:我们来关注一下老师的心态。老师愿意流动吗?

李奕:实际上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呃我们充分考虑到了老师的感受和他的业务成长,以及学校的服务质量,还有学生实际获得之间的这种关系。那么我们这一次为什么提出是在区域内的这种流动,特别是在过去已经比较成熟的集团化办学和学区内部进行教师的干部、教师的这种轮岗,就是在他的生活空间的这种变化以及岗位的流动的这种特色的统筹度上,能够兼顾它发展的需求。当然在这里面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对它的绩效考核和荣誉的认定也是一个重要的引导和杠杆。

董倩:我们说的这是老师再来关注另外一方,学生可能没有太多的感受,但是学生、家长的感受他会不会就。这怎么去调整学生、家长,比如说吧,我是考的你本校,结果你把我的这个本校的这个优质的老师留到这个分校去了,家长愿意不愿意?

李奕:其实从这样的这个心态来讲,我们特别理解家长可能会有这样的猜测和感受啊,虽然他不直接面对老师有这样的这种这种交流,但是实际上在四、五年前,我们已经按照中央和教育部的总体的部署,北京的学区化的管理和集团化的办学已经基本上做到了全覆盖,也就是每一所单体的学校都是在一个学区和教育集团内部。所以我们家长能够感受到把一个孩子送到了一所学校,但是实际上他所获得的教育资源,包括课程、包括老师的服务,可能是一个区域和集团所供给的内容,这就是今天我们特别谈到的,由单一的学校供给变成区域的集团化的、供给的过程当中,教育的均衡和流动就自然实现了。那我们孩子的实际获得也从我过去单独获得一所学校的资源变成了更多的资源,应该说是更好的。

董倩:李书记,我们来设想一下,就是非常优质的这些学校,他是他到底愿不愿意让师资或者说让校长流动起来,是你们行政命令让他流动,他不得不流动,还是说我从自己的角度考虑,我就有流动的这个需求?哪一种?

李奕: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实际上不仅是操作上的问问题,更是认识上的问题。首先呢,我们不人为地把学校分成优质的和不优质的,但是在老百姓心目当中确实也存在着不同学校的差异。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在进行学区化和集团化办学的改革的过程当中,其实校长已经有了一个思想认识上的统一,没有哪一所学校资源和老师是我一所学校所占有的,也不是我独有的这种特点,而他都是为更广阔的同学和教育来提供教育资源服务的。所以在单体学校到学区和集团的改造的过程当中,这些老师和校长他们的思路和站位已经从一个单体的学校的所谓的优质、所谓的拔尖,开始进入到一个更广阔的空间里去。现在我们能够进行这样的流动,正是在这样的认识、改革的基础上才能够顺利的推进。

董倩:李书记,你看啊,这一方面我们说这是双减,要求这么流动,但是另外一方面它带来的其他的你比如说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学区房的问题会不会因此而有所解决?另外一个,每个家长都一门心思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刚才我们说到的这个优质名校的这个会不会相应的也会得到解决?

李奕:实际上教育的要素呢连着千家万户也影响很大。但是在这样的这个推进当中,我们特别关注到这次中央和北京市的双减的文件,其实在文件当中并没有直接提到干部、教师的流动,但是我们关注到作业的改革、课后服务的改革等等一系列的改革都是由人来推进的,必须促进人员的这种流动和优质服务的整体的提升。当然在这样的推进过程当中,家长对教育供给侧结构的这种改革的认识,肯定会影响到他对学校的选择、对学区房的这种认定等等,我相信肯定是带有化解的作用的。但是我们在这样的推进过程当中,更加着眼于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构建,更好的服务于孩子,自然会带来周边环境和资源的相应的变化。

董倩:我们在说,刚才更多的都是集团内同一个集团,或者说。同一个学区。好了,如果我们把这个交流的半径再画大一点,北京就比如说我东城区的老师,如果让我留到密云去,我愿意不愿意?

李奕:这个是我们一直以来呢嗯感觉到比较难的一个问题。确实在北京的探索和实践当中,我们曾经做过把海淀忠诚的老师那么流转到延庆或者密云、远郊区县,一年也好或者三年也好,但是实际的成效、实事求是讲并不是很成功的。一是影响了老师的这种生活、工作的整体的质量,另外一方面,学生和老师的这种匹配度也未必达得到理想的这种效果。所以现在我们对于跨区域、远程的干部、教师的流动,主要采用线上双师工程的这种办法,那么依靠本地的老师,那么同时把城区优质教育资源的这种优质的服务属性,通过信息化的手段。流转出去,指导当地的老师不断提高这个办学水平,从而提高整个的教育的、服务的水平。我们感觉可能也是新时期我们构建高质量教育体系当中一种有效的办法。

董倩:李书记,您看啊就是学校,我们老说大学主要是在大师,其实任何一个学校优质的、核心的资源就是老师,我是奔着老师、好老师去的,那如果我的一个学校的好老师流出去了、流转出去了,要多久才能回来啊?

李奕:实际上是这样。那中小学基础教育的特点,那么既有老师本人的这种能力、素养和他的表达和他的个人魅力,但是更多的他因为是打好共同的学科基础,更多的老师是在学科组和年级组当中整体的发挥作用,这也是为什么这次中央的文件当中特别提到了这两个基本的育人单元。所以在这样的育人单元的这种整体的控制下,那么老师的作用和集体备课组、年级组的作用同时发挥,实际上才能够促进好整个基础教育质量的提升。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区也在探索名师工作室,包括优秀校长的这种教育联盟和工作室,通过多种的这种合作共同体和教育的研究组织来促进校长和老师之间的横向交流,也是提高和保证质量的一个有效的办法。

董倩:好,非常感谢李书记给我们把相关问题进行详细的解读,非常感谢您。那么刚才我们关注的是北京市的一些改革的具体措施,其实如果我们把时间往前倒的话就可以看到,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北京就开开始进行了教师轮岗了,那么到现在已经有了不少年的实践,不止在北京,全国各地都在进行这样的实践。接下来我们就关注。如何把这些试点能够变成制度固定下来?

教育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公平?更多家长的期盼恐怕莫过于在孩子的教育过程中,能最大程度地享有教育资源和教育质量的公平。事实上,在教师轮岗探索上,早在2007年,北京的东城区就曾进行过一年的实验.

除了北京,还有深圳。二零一四年深圳罗湖区也进行了每个学校派出两名教师外出交流的探索。周玉华是深圳实验学校初中部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他交流的学校是深圳第二实验学校。

周玉华:因为这边的老师的管理。学校的管理跟我们那边还是有一些区别。在这个过程中呢我自己也是一个学习的一个过程,他这边的这个学生的一些社团管理,嗯还有就是有效教学、小组分分组学习这一点呢就是对我来说还是蛮新颖的。之前我们也有比如说是那个社团,我们那边的社团也有。但是他这个上课的模式呢还是有一些不同。

从两个城市的实验可以看到,教师轮岗交流的确可以带来教学经验、办学理念的相互影响,但是难的应该是它的制度化实施。

刘江田:原来在花江北学校,我们上班早晨七点钟坐车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学校,很轻松,现在我要提早到六点钟起床。

那么一个新的老师他在这里可能会要经过一段时间内学习和适应,那么因为它现在的交换是一年的时间嘛,那可能就是说你刚刚去进入状态、刚刚适应的时候,可能你要返回自己的学校,所以这是有一点点就是局限性。

二零二一年,北京正式推出了优秀校长教师轮岗交流实施细则,这也让社会关注了多年的教师轮岗制度再一次成为了中小学教育改革的焦点。

董倩:教师轮岗我们可以看到,从一九九六年,当时还叫国家教委就推出了相应的一个措施,当时的规定是要积极进行教师定期交流,打破在教师使用方面的单位所有制和地区所有制,鼓励教师从城市到农村、从强校到弱校。然后二零一四年教育部也推出过相应的文件,二十多年来对这个问题一直在尝试,但是,应当说这一次这个力度算北京市的力度是比较大的。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储先生,您看啊优秀教师还有校长的这种轮岗,刚才李书记给我们介绍了很多细节,您觉得在实施的过程中难点会在什么地方?

储朝晖:这个实施的难点呢应该是把每一个教师的情况以及他即将去学校的情况要有更清晰的了解。呃而且呢最最好是用教师本人以,要本岗的学校相互之间的了解,在这个基础上那么各自对了解对方的情况这个基础上的再来进行整改,那么都有准备的,这样才能够呃达到更好的效果。

董倩:您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要知己知彼才能轮岗。

储朝晖:因为我们发现过去有些轮岗的因为相互不了解,甚至情感各方面呢都没有融洽,那么电路的效果可能是不太好的,最后可能是用了优质的教室,结果没有获得优质的效果。所以这个问题是个很关键的问题,

董倩:您觉得这个知己知彼,要了解到哪些方面才能够最好的进行匹配。

储朝晖:最关键的是了解比方讲他即将去的学校的需求、他的存在的问题,而这个教师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如果他这两个不匹配,那可能就只是一个形式的轮岗,并没有实质的轮岗,并没有实质的解决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关键。

董倩:好了,我们刚才也说了,从九六年就开始试点,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这么多年来的试点怎么能。又把它渐渐的就变成一个制度了。

储朝晖:这要解决能岗相关的一些问题,比方讲教师的待遇,呃教师平等、互助,而不是说呃临港区的那个教师到了新的学校,就是高人一等,或者是到一个落后学校、到一个比较好的学校的,他这个教师有担一担起责任,这样就难以制度化。所以关键的要有配套,而不是仅仅就把人放到那儿去,这是最关键的。

董倩:您看啊,刚才您也说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好的、优质的学校的老师,然后轮岗到一个相对不如他来自的这个学校的这个一个地方的话,对于这个轮过去的老师他要注意什么问题?

储朝晖:他要注意发挥团队的作用,因为仅靠他一个人的很难发挥作用。这还有一点呢。事实上我们现在学校本身有等级的,要解决这个学校等级问题,作为当地的政府一定要让学校平等,才能够从深层次解决这个资源不均等的问题或者教学问题。

董倩:您看就是这个如果不管是老师也好、校长也好,轮岗让它真正产生时效,最关键要解决什么问题?

储朝晖:最关键是他有教学的自主权。因为他到新的岗位以后,可能他不了解当地的情况,他无法支配当地的资源,无法的实现他的目标,这样就很难达到这个轮岗的这个目标。

好的好的。非常感谢储老师。其实啊刚才我们也说到这个北京市的整个的一个细则,还有包括刚才楚老师的一些分析,那么我们看到教师轮岗,其实不仅仅是解决的一个双减、减负,更重要的它是教育深层的一个改革。另外就是这教育资源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就是教育与资源的不平均、不平衡的问题。希望这次北京市的具体的细则能够闯出一条路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教师轮岗,北京怎么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