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双减之下的“游戏禁令”!

  好。嗯。中小学开学在即,国家又一个重磅新规出台,通知要求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被称史上最严的未成年人游戏禁令,到底严在何处?一个是网络平台的监督责任,还有一个学校、家庭、教育者、监护人的责任。超一点八亿的未成年网民,如果你不限制他们的时间的话,他们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会在玩游戏。新闻一加一,今晚关注双剪之夏的游戏禁令。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明天开学。对于所有的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来说,双减当然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负担都减轻了。但是昨天公布的另外一个消息对于有些同学来说并不是那么让人高兴,但是对所有的孩子的家长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要严管孩子们在网络上玩游戏的时间了。昨天有一个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里面有这样的一个非常清晰的表述,说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以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二十时到二十。一是向未成年人提供一个小时的服务。好了,那有人就针对这样的一个通知开了很多玩笑,很多人都在调侃,但是调侃归调侃,关注的问题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样的一个严格的通知底下怎么管怎么有效的去管,一起来关注。

昨天一份被舆论称之为史上最严格的、针对未成年人的游戏禁令出台。

通知要求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所有网络游戏企业尽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每日二十时至二十一时向未成年人提供一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与上一份禁令,也就是国家新闻出版署在二零一九年发布的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相比,时间缩短、频次减少,取消了游客体验模式,并且再次强调企业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这被舆论认为弥补了上一版可以玩多个游戏来逃避防沉迷系统的漏洞。

彭怜:一个是网络平台的监督责任,还有一个学校、家庭、教育者、监护人的责任、未成年人自身的责任,这就构成了一个比较全面、立体的一个未成年保护框架。

新的规定发布,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特别强调了游戏企业、平台的责任,要求各游戏企业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全面设置防沉迷系统,严格开展实名验证,对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坚决执行时段、时长控制和消费金额限制。

市民:像我家这么小,不太注意他就会玩什么电子游戏去,时间就基本上都浪费掉了。他们本身这种社交能力或者是跟朋友相处的这种就会缺乏很多,手机游戏,包括网络游戏,这个有点过过泛滥,占用了他们大量的这个时间,一些不健康的一些网络游戏对孩子的这个身心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就在今天,多家游戏企业、平台对于此份通知进行了回应,有的表态要进一步严格管理、增加管理的投入,有的已经在修改、完善相关的游戏程序。而在通知中,相关部门也明确了接。来的监管重点和责任。

相关部门将进一步加强监督、巡查,开展专项集中整治,组织各地对游戏企业进行逐一排查,推动防沉迷工作常态化、机制化。对心存侥幸、敷衍应付的企业,发现一起、严处一起,绝不允许任何打折扣、搞变通的行为。

就在前不久,某游戏企业也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游戏收入四百三十亿元,其中十六岁以下玩家占比为百分之二点六。而就在刚刚过去的暑假,也有媒体报道,不少孩子在悄悄地给自己的游戏账号充值,家长却浑然不知。

给我的显示是说他可以要用身份证验证登录,但是我下了以后是没有这一个界面的,完全没有出现要输入身份证验证这个信息

对于明天。即将开学的孩子们来说,防止他们沉迷网络游戏怎么重视都不过分,而新的规定是否有效也需要时间来观察。

董倩:对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于网络游戏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国家一直是非常重视的,在二零一九年就曾经出台过这样的一个规定。我们来看一下,二零一九年的时候就规定过游戏时长在法定节假日每天不能超过三个小时,其他时间每天不得超过一个半小时。那么这一次两年之后的这个加码加码到刚才我们说了只能是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还有法定节假日,不管什么时候,就是这几天只能是每天玩一个小时。再看以前的实名注册,可设置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游客体验,现在是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那么我们接下来。就来连线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的副主任何研哲。何主任,您看啊这个不到两年的时间,在这个对于未成年人玩游戏的这方面的标准和要求就提得很高,而且这个非常的严,什么原因?

何延哲:这个非常明显,就是上一次这个防城迷的这个要求在落实过程中可能还没有发挥到一个特别好的一个效果。很多家长也有反馈,很多孩子还是在沉迷这个游戏的这个现象是非常的明显的。所以说为了进一步的强化这个对游戏的这个防城迷、对青少年保护的这个管理,也就是加码的这种管理的制度也就推出来了。

董倩:您看就是按说管的就上一次的规定,按说这个规定就不可谓不严了。那么,是您刚才讲它没落实好,是管的还是不严,还是说是在管的过程中,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没这个实在是管不到、管不了哪种。

何延哲:大家也都知道啊,这个呃防沉迷的这个问题是个综合性的问题,比如说这个防沉迷系统上一次虽然提出了防沉迷系统,但是在接入防沉迷系统上可能还不是达到了这种百分之百的接入的这么一个比例

什么意思?

所以说这一次的话进一步的加呃就是部分的游戏它可能还是可以就是通过一些虚假的身份证号啊、或者说姓名就可以啊骗过这个所谓的一个形式化的这种防虫病系统。我们在一些检测过程中也发现有一部分游戏确确实实它的这个身份证验证是形同虚设的还有一些可能是这个还没有上线这样的系统,这一部分可能是一个其中一个原因。第二,当然还有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很多时候啊虽然有了防沉迷系统,但是在使用过程中,我们的未成年人他可能用的就是已经是一个成年人的账号了,这样的话他就避开了这个防虫力系统的它这样一个管理。所以说从整体效果来看的话,可能还没有达到上一次所期许的效果吧。所以说这一次的话进一步从时长、还有从防沉迷系统的进一步的这个接入的完善等等方面加强了这种管理。

董倩:何主任,刚才您说的这些问题恰恰不是说是时常长短的问题,而是说在落实的过程中有没有真正去做的问题。那么这一次上一次出现的问题,这一次怎么就能够避免它不再出现了呢?

何延哲:时长刚才说到时长,时长其实也是。其中一个问题,比如说你举一个例子,就是如果每天都提供一点五小时的话,其实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他有一个心态,什么样的心态呢?他说今天呢我还有一个一点五小时可以玩,那可能就我可能就是惦记着这个事儿,然后他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一些生活、学习。那现在我们看到变化了,他不是说每天都有,他只是在周五、周六、周日或者说是节假日,那他其他时间的话他可能就不用再动这个心思了,这样的话就有助于他调节好自己的这种心态。这是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也很重要,这也是从上一次的这个过程中可能总结出的一些经验,所以说在加码的管理的过程中就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所以说这也是各个角度的考虑。

董倩:何主任,您看啊就是说如果我们站在游戏提供者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原来是每天都可以使用我一点五个小时,现在就是说只能是节假日,还有这个五、六日、在在,节假日也就是说被大大压缩了。在这种情况下,我站在游戏提供者的角度,那我我的时间压缩就意味着我的利润就没有保障了。那么怎么能保障他们在掌握技术的情况下,不想出种种的办法,还能让这些孩子想玩的孩子能够利用一些bug或者利用利用一些漏洞,仍然去连接我们不懂的人发现不了。

何延哲:对现在的话就是处在一个呃从想玩游戏的这个未成年人的这一个角色,再到想挣钱的这个企业这个角色中间,我们这个家长、监管怎么样去用一些好的措施来规避到这些他们可以钻的漏洞一一方面,但是家长这咱就不用说了,主要是游戏企业这一块怎么去做?其一当然是加强对这个游戏企业这个实明认证系统的一个检测、验证,到底有没有发生效发有有没有这样的效果。第二呢还要提防一些所谓的黑灰产,有一些黑灰产它可能向这个未成年人提供一些所谓的这个破解、租号、类似这样可以绕过的这个机制。这一类的话也有可能会扮演着一个就是最后未成年人还是没能够有效地利用好这个防沉迷系统,最后还是用各种办法去绕过。所以说从技术角度来看,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去研究,拿出一套更加完备的、详细的方案,来解决各个环节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问题。

谁来做这件事?

我觉得就是第一呢就是当然我们的企业他自己应该非常清楚现在在这么一个迫切的需求之下,他应该把这个实名制认证的这个机制做到完备,尽可能的做做到诚有诚意的去做到,不能让非实名的这个玩家去接入。所以说我们看到的那个把这个游客模式取消,其实也就是说防止被绕过这个市民的机制,通过反复玩游戏、反复玩不同的游戏,最后也也沉迷到这个游戏里面,所以说这是一个效果。第二就是说监管部门当然是需要去对一些像未成年人租号、出售账号等等这样的行为进一步的做一些监督和管理,包括对我们的这个游戏的这个企业,它自己在会不会去开发一些其他的游戏也要做一些监督,比如说一些小程序、网页的游戏,它是轻量级的。他可能没有那个大的、这个app的这种游戏啊那么显眼,但是它也有可能会让我们未成年人去尝试、去玩,最后有可能会沉谜。所以说从这个角度还要看他们会不会有一些这样的一些想法,或者说有这样的行为去提前的发现去也通做一些监督、检查的措施来限制,不能让他们钻这种空子。所以说通过一个综合的这种处置,要把这个通知的内容实施好,事实上还是面临着一定的困难的还是要做大量的工作。

董倩:好的,非常感谢您给我们介绍这些技术上有可能出现的问题,谢谢您。刚才我们关注的是在互联网上,孩子们可以有的时候是沉迷于游戏、不知道时间的限制,但是这仅仅是孩子们在互联网上的种种的举动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哪些是需要成人去特别保护的?继续关注。

被称为史上最严的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规定,接下来就看能不能得到最严格的执行。就在今天,在一家电商平台输入租号关键字,会出现大量提供游戏账号的卖家,而且每月销售量都不低。有的卖家租用一个游戏账号只需要一元钱,并在商品介绍中非常明确地提到,凡是遇到健康系统,卖家都会送时间,保证玩家玩够时间。这个卖家的累计销售量已经接近四十万份。尽管我们无法确认这其中有多少是由未成年人购买,但这至少再给我们提醒,针对新规,我们所有的漏洞都能堵上吗?

林维:这些青少年保护模式。本身的严格性其实还是都存在一些问题,包括青少年身份的这个识别,它如何精准到个人,如何精准到这个智能终端的这个使用者就是一个青少年,他要求做出种种的这个识别。

除了网络游戏、互联网中未成年人还在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各个方面也都面临着严格的监管和保护。根据二零二零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二零二零年我国未成年网民已经达到一点八三亿,互联网普及率为百分之九十四点九。

王锋:这个比例是高于成年人的这个互联网使用的比,而且城乡之间未成年人网络使用的这个普及率在缩小、差距在缩小。第二个特点就是我们发现很明显的就是未成年人触网的时间、年龄在下降。触网年龄的下降,对我们这个家长的这种网络使用的管理,包括网络内容的监管,包括内容的还有这个互联网企业采取的技术、技术措施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除了沉迷网络游戏,近年来躲避家长进行大额直播、打赏、网络游戏充值等事件也时有发生。为此今年六月一号开开始实施的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专门增设了网络保护专章。首先从立法层面为未成年人提供网络保护。

林维:总共有十七个条文,那么在这个十七个条文里面就是呃有一些新的规定,也把过去的我们有关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一些条、一些这个规章、行政法规里面的。这个规定,我们在这里面进行了这个吸收、进行了这个很好的这个借鉴,那么把它提升到这个未成年人保护法这个法律的这个角度。

今年七月,中央网信办也在展开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聚焦解决七类网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问题。

彭怜:从二零一七年开始,我国的有关部门基本上是每一年都发布一些文件,来呼吁全社会预防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的问题。因为未成年人保护它是一个系统工程,也可以说是一个各部门联合行动的这样的一个工程。

董倩:青少年沉迷于网络,它是一个线上出现的一个问题,但它同时也是。线下教育的一个问题,在线上的一个反应和延续。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一位教育专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的童丽华主任。童主任,您最近带领团队是对一百多个沉迷于网络的。

童丽华:这个孩子的家庭进行了走访,就是您走访下来之后这个问题有多严重?现在这个我们深度访谈了一百零三个严重沉迷网络游戏的孩子家长,还有四十九个家长给我们写了很长的信,介绍他们的情况。普遍来看,这些孩子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一是身体的伤害,这些孩子总的来说身体都受到了比较严重的伤害。你比如你是不规律、肠胃有毛病,有的过胖、有的过瘦、颈椎、脊椎都受到伤害。这是身体的伤害。另外其实更严重的是心理的伤害,这些孩子往往是暴躁、易怒、这个有暴力倾向,有的出现了严重的这种抑郁症的倾向。还有一个严重的伤害就是家庭关系,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尖锐。这个有的孩子用污言秽语这个辱骂父母,当父母管他不要玩游戏的时候,污言秽语骂他,有的甚至倒骂错误,就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非常艰。所以我们说严重沉迷网络游戏,给孩子、个人、给家庭都严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弄不好确实是直接影响到一代孩子的成长。

董倩:这是您做的访谈得出来的这样的一个这个结论和印象。那么另一方另外一方面,沉迷于游戏是在网络上的一种反应,除此之外,你比如说年轻人这个未成年人他还参与。一些网络直播啊、网络社区啊、网上音视频啊,就这些他有没有反映出来的其他的问题?

童丽华:现在呢因为我们是长期关注这个未成年保护,这两年来说呢很关注卫生、网络保护的问题。现在在网络保护方面确实对整个卫生保护这样一个事业带来了非常大的一个挑战。其实我们看到网络直播当中的打赏、游戏充值,这只是一个经济的问题,其实更严重的问题现在在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包括这种打赏,包括网络游戏、短视频、包括一些网络小说,其实里面的很多内容扭曲了很多孩子的价值观、人生观,你不是有的崇尚金钱、暴力,有的淡漠生命,其实这个是一个可怕的一个现象。另外一个就是网络社交增加了未成年受到侵害的风险,其实现在很多还在网上。和一些人在聊天,但是到底和谁在聊天,对方是不是就是潜在的犯罪分子,这个对很多父母来说都并不了解情况。所以说确实互联网的发展给孩子的这种权益保障带来很大的挑战。

董倩:童主任,您看未成年人保护法里面专门增加了一个网络保保护,也就是说在孩子和互联网之间应当让大人设置一个防火墙,现在设置的效果怎么样?怎么让它能够充分地发挥它的作用。

童丽华:为保法呢?在这个网络保护增加了网络保护一章,规定了十七条,在法律责任部分还有专门的一条非常严厉的法律责任。但是这部法律六月一号实施以来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坦率地说,互联网企业我是重视的并不够,你比如我确实没有见到一个大的互联网平台结合卫保法和相关国家的政策,对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大的一次我们说叫评估或者体检,看看自己哪些内容、服务不符合国家法律或者政策的要求。我也没有看到一家大的互联网平台来建立自己的卫生保护机制。所以说我现在确实是呼吁这些大的互联网企业要带头落实法律和相关政策的要求,要把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哪些内容不符合未成年保护的这样一些要求,进一次彻底的这样一个体检。来企业也要建立自己的卫生间保护机制,要把卫生保护工作放到企业的发展战略当中去。

好的,非常感谢童主任。我们一直说未成年人是这个网络时代的原住民,这些未成年人相对于成年人来说,他们对于网络的一切更为熟悉,也操作起来更加熟练,但是恰恰是因为他们未成年,所以仍然需要这些。可能操作起来不如他们熟练的成年人对他们的保护其实更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这些公司、这些平台要履行自己的企业的社会责任,孩子的教育你也有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双减之下的“游戏禁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