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志愿军烈士遗骸,从回国到回家!

董倩:今天我们迎接了第八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一共是一百零九为志愿军烈士的英灵和一千两百二十六件相关的烈士的遗物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我们接下来看几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在今天上午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共同举行的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

第二,这是今天上午到达沈阳的桃仙国际机场,机场是以过水门这种最高的礼遇迎接第八批志愿军烈士回家,并且在机场举行了庄严、肃穆的巡回仪式。

第三张同样也是在今天上午,沈阳青年大街护送第八批归国志愿军烈士前往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明天上午将在这里会有安葬仪式。截止到今截止到这一次,已经是第八批在韩志愿军烈士的遗骸回来了。那么相比于前几次,这一次的特点和与以往的不同是什么?另外回国之后还有回家的这项工作,接下来我们又该怎么去做,一起来关注。

感谢你们把英雄送回祖国。铁血亲犹在,山河已无样。向中国人民志愿军东列致敬,盛世中华,英烈回家,向志愿军忠烈致敬,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英雄归来,礼宾将棺椁从专机缓缓移出,把鲜艳的五星红旗覆盖在紫红色的棺椁上,这一刻,英雄们的灵柩终于踏上了祖国的土地。七十多年前,百万青年跨过鸭绿江奔赴战场,把威胁挡在了国门之外,他们有的人活着回来,有的人长眠在那片土地。

仪式结束后,骑警车队开道,护送烈士遗骸,车队离开机场,前往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从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二零年,已连续七年成功交接七百一十六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今年是按照中韩双方达成的共识实施的第八次交接。今年退役军人事务部通过dna比对,已经为四位烈士找到亲属,他们都是去年第七批回国的一百一十七位志愿军烈士之一。今天吴琼葵烈士和林水石烈士的家人也前往沈阳。

退役军人事务部发动社会力量帮助烈士寻亲,通过dna比对技术,已经帮助十位志愿军烈士找了亲人。明天第八批回国的一百零九位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及相关遗物,将与前七批回国的七百一十六位烈士遗骸一样,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董倩:一百零九位志愿军烈士英灵,这个数字从这八批来看,应当说算是比较多的,那么随着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这些遗物相关的遗物有各种各样的勋章,还有军需用品,比如说军装、肩带、手电筒、制式水壶,还有部分个人用品,像皮带扣、牙刷、纽扣、鞋垫这些东西。那么在未来、在给烈士寻找家人的过程中会发挥很重要的作用。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的副主任田科瑞。田主任,您现在是在沈阳啊,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就是跟以往几次相比,这一次烈士英灵的回国有什么特点?

田科瑞:主持人您好,这次遗骸回国啊数量上是相对来说比较多的,今年呢又正式赶上开学季,所以呢这一次遗骸回国呢是跟全网的学生对,爱国主义教育是紧密相关的。在遗骸的安排上,也我们做了很多细节上的处理,譬如说运20飞机上让安装了相邻的格栅,防止棺椁的滑动。后面在遗骸的回国之后,在现场有两边的群众都在加大的欢迎,所以这些还有把烈士遗第七批鉴定成功的梁柏友等四位烈士的家属请到了仪式的现场,更增加了一种温度这是我们这次的这总体来说的一些不同的特点。

田主任,跟以往几批相比,那么今年有一个难点就是在疫情背景下在处理这件事情,那么对你们来说增添的困难是什么?

疫情防控是这次疫害交接活动的一个重要的一个方面。走从技术上首先磋商就是很困难,跟韩方见面。这样就受到疫情严重、疫情防控的一些影响。这是在交接活动之中,双方的疫苗验证以及核酸检测,以及遗骸回国之后的棺椁的防疫的处理,或者相关的物资的防疫的处理。这对于我们的工作都增加了很多的工作增量,也是我们各部门、在各沟通协调方也增加了很多复杂的环节。总体上我们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向相关的工作做到最极致,确保不发生疫情的外输入危险。

董倩:田主任,您看跟着烈士英灵回来的还有很多他们的遗物,这些遗物在未来你们为烈士寻亲的过程中会怎样发挥作用?

烈士的遗物啊是一个寻亲方面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们首先要梳理烈士遗物里面啊能够确定有身份信息的一些遗物,譬如说烈士的印章上面就会有有烈士的名字,有的还有可能他在水壶上刻上他自己的名字。这些身份信息对我们寻找烈士的、确定烈士的身份线索是很有帮助的。通过烈士身份线索,我们就能够寻找到烈士的亲人。找到烈士亲人之后,我们才能开展后面的技术比对工作。所以树立遗物是我们开展工作的第一步。

董倩:接下来接下来要为第八批回国的烈士,要对他们的dna进行鉴定和开展工作,你们接下来的工作会怎么展开?

首先我们要把第八批贵国的一百零九位烈士啊提取dna的检材,提取检材之后呢对dna检材进行处理,提取出dna信息,把他们录入我们已经建立的在含志愿军烈士遗骸的dna信息库之后呢,我们会跟他们呃就是梳理这些的劣势。遗物信息,寻找他的烈士的身份信息。同时我们要梳理第八批遗骸发掘地的相关信息,通过发掘地找牺牲在当地的志愿军的猎人、烈士,通过这些烈士的名单,我们也能够进一步寻找烈士的家属。找到烈士家属的相关的信息之后,我们可以开展dna信息采集工作,为烈士的鉴定工作创造条件。

董倩:还有这是我们怎么未来跟韩方的合作?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共是八百二十五位英灵归国,接下来是否继续和韩方进行这方面的合作?另外一个问题,怎么去加强这方面的合作。

我们跟韩方的例行的交接工作是双方政府协议确定的,今后我们还会继续做好例行的交接工作,但是随着我们跟韩方的交流的深入。合作的领域还会逐步的扩大。比如说我们可以在史料研究、栖身地的调查以及鉴定、分析、比对等方面开展相关的、技术上的、实物上的交流和合作。这些我们双方还一直保持沟通。

董倩:好的,田主任,稍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跟您连线。迎接烈士的英灵回国,这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回国的这些志愿军烈士怎么能够回家找到他们的亲人,是我们继续要做的。继续关注。

在二零二零年回国的第七批烈士遗骸、遗物中,展志中是可识别的印章之一。经过查找史料和档案记录,核实到展志忠,男,一九二零年生人,籍贯为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一九五三年七月牺牲在朝鲜半岛江原道、铁元郡。

都是五十年的时候第一次见照片,他认得他父亲跳楼,老了哭了都知道哭。那些年是很难受。据了解,当年不少志愿军官兵都有自己的印章,因为当时有的战士识字不多,在与家人通信时大多请人代笔,印章则是他们和家人之间的信物。多年后,这些印章成为寻亲的关键线索。

李敬先:去年随第七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银回国的有九枚烈士印章,我们第一时间采集了有赢回烈士遗骸的dna信息,并结合战史资料、作战地点等一些遗物啊我们寻找烈士线索。锁定了三百多名有可能的志愿军烈士家属。我们对这些烈士家属有代表性的进行了采样、对比。

展志中的两个儿子都已七十多岁,且因病都行动不便,但他们听到寻亲消息后,在经过了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后,到当地镇政府进行了采血、接受dna比对。他们说父亲牺牲后,他们的母亲没有再婚,辛苦地将两人拉扯长大,而母亲一直盼着能够将父亲的遗骸带回家,但直到二零零五年离世,母亲也未能如愿。

几十年后通过地。n a信息采集和鉴定比对,两位老人最终确定了父亲展志中的烈士身份和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让无名烈士变有名,为更多志愿军烈士找到亲人是赢回烈士遗骸之后最重要的一项工作。然而这项工作面临很大的难度。

对陈旧性的烈士遗骸开展身份鉴定、比对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那么一是寻找亲属十分困难,史料资料记载的烈士名单因年代久远,很多存在劣质、信息、不准确和不全面的情况。二是亲缘关系鉴定困难。从这次摸排情况来看,除展志中烈士有儿子且健在以外,其余的大部分烈士亲属。不是侄孙辈的鉴定比对的难度很大。

一方面是国内亲人难寻,另一方面是烈士遗骸dna因种种因素提取困难,而dna鉴定恰恰是烈士身份确认的金标准。为此,今年以来,退役军人事务部通过技术手段提取出志愿军烈士遗骸的dna信息,并建立了数据库。同时对已发掘的数千件烈士遗物清点、整理,全部建立电子化档案。

这是一项抢救性的工程,尽可能让更多的无名烈士变有名。

今天展志中烈士的两个儿子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出远门,展家让第三代和第四代前往沈阳迎接烈士的遗物。

董倩:第八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的同时,第七批志愿军烈士中已经有四位找到了亲属,这四位中有三位是找到呢是因为他们寻找到了他们带有姓名、印章,还有一位是根据有关史料主动摸排到的烈士。其实在世界范围内通过遗骸确认相关的身份信息,还有亲属信息都是一个难题。那么随着我们这项工作的开展以及技术以及技术方面的发展,肯定会有进展,接下来。那我们就继续来连线田主任,田主任,刚才我们也回述了一下,从二零一四年开始算起的话,一共再加上这一次一共是十名能够确认身份的烈士,这个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另外一个你们是主要通过什么样的手段能够找到他们的亲人的。

田科瑞:实名的数数量看起来不多,实际上它确实代表了一种技术的突破,验证了我们技术确定隔代亲属的可能性,同时呢也验证了我们列泊中心开展就是烈士鉴定、比对工作思路的方法和方案的可行性。我们寻找烈士亲属主要是通过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的,后面就是通过有烈士姓名的、烈士的印章等明确的身份信息去给他寻找。疑似的亲属。这个方面我们从一九年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全媒体发起了寻找英雄的活动,找到了很多疑似的烈士亲属,通过类似的烈士亲属开展dna信息比对,最终确定了九名有印章的烈士的身份信息和亲缘关系。另外一个方面呢就是我们主动去收集相关这些史料记载的烈士的名单。这方面主要是几个方案,一个是我们收集发掘地那个地方发生了什么战斗,哪个部队打的,有哪些人牺牲在那了,然后把这些人整理出来,主动的去找他们的亲属。找到亲属之后开展dna比对,确定烈士的身份。这两个方式在我们现在几十个烈士陵园之中都得到了体现。特别是第二个方式,就是梁百有烈士啊他是没有任何身份信息的,就是我们主动通过史料的查询找到了。他的烈士的亲属,最后比对成功的后面我们还会采取更多的技术手段,比如说信息化的手段,我们建立数据库为更多的烈士、更快捷的去比对他们的亲属的信息。

董倩:对陈旧烈士遗骸的身份进行确定,这个事情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难题。那么具体你们做的时候难在什么地方?

田科瑞:让无名烈士变有名啊是我们呃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的一条重要的号召和一个口号。但是要做这些工作确实面临着很多的难题。陈旧烈士遗骸他在战争期间就受到的创伤都很大,特别是啊在地上埋了七十多年之后,受到当地的地质、土壤、微生物等相关因素的影响,会造成dna的降解难度会非常的大,降解难度大了之后提取及还就要求的技术标准就会很高,一般的技术标准呢啊还是不能满足他的要求的。所以我们的专家团队攻克了这个方面的难题,通过几百个配方选出最优的配方,最终我们使这些七百一十六位烈士遗骸那个dna检材了,我们成功体提取的有百分之九十五,那其他的还有百分之五没有提取成功。我们还会采取更多的技术手段,或者是我们更优化的技术流程,能够在将来获取他们的dna信息。我要强调一个呢就是咱们百分之九十五的这个比例在世界范围上也是比较领先水平的。

董倩:刚才您说的是为烈士的遗骸收集dna,其实如果要说到比对,那么一定需要另外一方面,也就是烈士亲属的dna也要进行搜集。搜集之后才能进行两项比对。那么这个工作难在什么地方?

田科瑞:那烈士的亲属的订阅信息收集难,主要是在于很多烈士啊他当年牺牲的时候很年轻,他没有留下直系的后代,那么它通过旁系的亲属进行比对,它就隔代亲属的认证啊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我们现在有相关的算法和模型,能够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同时还有一个方面就是烈士的档案资料有的很不健全,通过他去找亲属也会面临着很多困难。特别是七十多年,我们行政区划也变化,各种档案、信息的管理也有各种我估计也过去也有些不健全的地方。所以为了他们去找他们隔了好几倍的亲属,对我们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难题和挑战,好在我们也在努力的工作,也努力不断地取得了成果。

董倩: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随着有更多的志愿军烈士的身份能够确认下来,并且找到他们的家属,那么会不会对你们后续的工作是有帮助的?因为看到找到家属了,可能有更多的志愿军烈士他们也想找到自己的家属。

是的,我们也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已经收集、整理了在韩国牺牲的所有的志愿军烈士的名单,通过这些志愿军的烈士名单,我们现在正在研究一个方面的方案,就是准备给这所有的在汉牺牲的志愿军烈士建立一个亲属的定义数据库。那么今后我们这方案成熟之后,经过技术论证,那我们就有些有这种需求的烈士亲属就可以主动联系、推进事务部门,我们开展相关的dna信息采集工作。

董倩:田主任。最后您很简单的给我们说一下,就是在加大烈士遗骸身份鉴定比对工作方面,你们接下来要做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很简单的说。我们要成立一个国家烈士遗骸定音鉴定实验室,同时建立烈士遗骸的定义数据库和烈士亲属的地域性联系数据库,开展规模化的数据库、信息化的、比例的方式,更快捷的鉴定烈士的身份,让更多的无名烈士变有名。

好的,非常感谢田主任。明天第八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将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举行安葬仪式,我们做到了让志愿军烈士的遗骸回国,接下来我们也要努力,要让这些烈士能够回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志愿军烈士遗骸,从回国到回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