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如何让更多残障学子上大学?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昨天呢东京残奥会闭幕,没有任何悬念,中国残奥代表团以金牌第一、奖牌第一这样的一个成绩呢完成了这次的这个形成。那么残奥会毕竟只是四年才有一届,而生活的赛场上每天都有比赛,放在很多的这个我们包括很多这个残障朋友那种面前,我们又如何提供更好的这种保障,让很多的残障的朋友一直能不断地走向自己生活当中的领奖台呢?那么这几天呢是很多大学开学的日子,我们注意到了这样的一些画面,我们来看,这是在同济大学本科、在四川大学的彭超考上同济大学的研究生,他失去了双臂,正在用自己的脚来报道。

这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招来的新生,十八岁邢一凡,但他的体重只有十八公斤,因为他患上了渐冻症的一种,但是他依然圆了梦,来到了北航,这是四川大学阿英帕热图尔逊,然后这个走进了自己的这个梦寐以求的这种高校。他的手呢有轻度的这样的一种残障,其实这只是众多残障学子走进大学的一个缩影。那么好了,我们今天就要在东京残奥会闭幕的第二天,一起来关注一下我们如何让更多的残障学子上大学。

十八岁,高考六百四十五分。九月二号,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迎来了一位二零二一级本科新生邢益凡。与其他入校学生不同的是,邢益凡从小身患渐冻症,目前体重只有十八公斤。

因为特殊照顾,信用卡没有出入而且不光是说一楼,而且这个屋啊是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的、一个很大的卫浴间的啊,而且全部都是无障碍设施,这点是学校考虑的特别充分。

邢益凡入学的是北航侍恶书院,八月七号,北航侍恶书院拿到新生名单后,在联系过程中了解了邢益凡的情况,于是为了迎接这位新生的入学,书院也提前做了生活和学习上的各项准备。安排宿舍,在一楼改造宿舍空间,安排妈妈陪住和陪读等等。

我们这个宿舍隔了一条很窄的小道十米左右,旁边就是我们的一个新建的食堂,这个特别特别紧特别特别紧,就保证了邢益凡能及时、能吃上饭。

九月二号,邢一凡和父母到达学校。当天在北大医院的罕见病中心,来自多个科室的专家也为邢一凡进行了联合义诊,全面评估他的身体状况。义诊中北航大学的六位老师也前往参加,他们需要一起研究如何让邢一凡更有质量的完成大学的学习。

北航老师对我们的宽容、接纳,对我们的只是鼓励啊,那句话就是太感动人了。最难的事情你们已经做完了,而剩下的就是就剩上去。所谓这个就是大学以后的就由北航来接受。

邢益凡面临的学习条件比常人困难数倍,上课时只能用下巴顶着桌子,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只能看到书本的一半,他无法用手翻书,头也无法转动,每节课只能坐着听半小时。即使这样,他依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航。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要立志做中国的霍金。明天,邢益凡就要正式开始他的大学生活,而这两天同样引发关注的还有用脚写字考上同济大学研究生的无臂少年彭超。

入学之前,同济大学同样也为彭超做了很多特殊的准备,第一天就安排了一名志愿者协助他办理各项手续。他的宿舍被安排在了一楼,大门、电灯、卫生间也进行了改造。

彭超:我的校园生活最大的期待就是我想尽早的它就是步入我学习的一个正轨,然后就想在同济大学里面开始上课,然后上课也想接触咱们学校的老师,然后我也想和他们聊聊天,然后就是我有什么在专业方面嗯就是想更进一步的发展,我可以向他们请教。

彭超的本科在四川大学就读,而在四川大学。今年也有八名残障大学生报到入学。四川大学同时也是全国招收残障大学生相对比较多的高校,目前在该校就读的残障大学生有近七十名。

白岩松:小凡和彭超的故事呢我们了解了,其实我们应来关注一个更加大的这种数字。从整整体上来看,二零一六年咱们全国的这个普通高校一共录取了这个残障的学子是九千五百九十二人,第二年就又增长超过了一万,第三年继续增长超过了一万一,到一九年的时候一万二超过了,到二零年的时候超过了一万三。希望今年这个数字呢比二零年进一步的这种增长。其实在这儿要特别像招了小凡的这个北航尤其说了那番话,你们所有最难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接下来由我们来做以及包括招收了彭超的同济,还有四川大学等等很多很多招收了残障学组的高校,我要给你们鞠上一躬,说一声谢谢你们。其实鞠完躬之后还要再说三个字,应该的,为什么?第一个是学子们的分够了,第二个是法律法规保障他们有上大学的权利。但是说应该了,可不意味着冷库还要跟鞠一躬结合在一起。为什么呢?因为在有些时候,有的人、有些高校不也没有把应该的事情做好吗?也可能是能力不足,也可能是条件不具备,我们接下来看,因此国家也注意到这样的一种状况。现在四川大学它本身是残疾人高等融合教育试点之一。

我们来看本学期的至少有八名残障学生报到,还不包括研究生,目前有六十多名残障学生在校就读,二一年的时候毕业的二十名,其中十一名读研,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九名就业。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四川大学学生处的副处长卢希芬,他本身是彭超的老师,彭超管他叫这个卢妈,而且也是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卢老师您好,我也知道刚才说了,彭超是管您叫这个卢妈的,在上大学他进入学校的时候,学校要为他做哪些保障和改变?

卢希芬:彭超来到学校来到学校之前,其实我们学校就了解到他的情况,然后一方面是在他的寝室里面,对他的那个床我们一般我们的那个房间是学生的寝室是一个寝室租四个学生,她那个寝室就安排了两个学生,然后一般的床学生的那个床是上床、下桌,然后他的床,我们就把它改成了下床,然后旁边放桌子。然后另外它的那个卫生间当时我们也是做了改造,就是它的淋浴那个铺上的那个木板就是比较牢靠,就那个蹲位变成了他的那个淋浴的那个地方。然后第二个就是教室里面,在教室和图书馆里面,我们专门给他做了特制了五张那个特殊的桌椅,就是他的那个桌子会比他用的那个椅子稍微高那么五、六厘米,就适合他用脚来写字那些。所以他的这五张桌椅,一张放在了图书馆里面,作为他的专用的桌椅,然后另外三张放在了他的常用的那个教室里面,另外有一张放在了他的那个放在了他的寝室里面。另外就是我们也是特别注重他的这个能力的提升和自信心的提升。所以我们让彭超参加了很多我们学校的志愿服务工作,然后让他就是在为别人提供服务的过程当中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和价值吧,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

白岩松:既然彭超是管您叫这个卢妈哈,儿行千里母担忧,他这回去同济了。刚才短片中也显现出同济为他做得非常非常细心,如果您想多嘱咐两句的话,想对同济说点什么。

卢希芬:就是第一是希望我们的同济大学能够更多的就是关注到彭超的这种心理方面的这种需求、对朋友的这种需求,因为他原来最开始来到川大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其实他是有这方面的这些一些小身体的。然后第二就是他的这个学业方面,因为他确实跟别的同学不一样,他的学业方面他的尤其是他他学的是文科,这个书写方面他的速度会比别人慢很多,所以说我也希望学校能够在这方面给他提供更多的、更多的便利。第三就是彭超有那种强烈的还要以后还要继续攻读博士的这种欲望、这种愿望,然后也希望学校在这方面能够给他更多的指导。

白岩松:相信同济都会做得很好,我们会离开彭超这样一个个体。从一个宏观的层面上来说,这几年四川大学一直在做这方面工作,但是可能来到学校招收的残障学生残障的程度各不一样,那如何去做个性化的这种保障?学校要做哪些工作?

卢希芬:我们学校目前就最近几年其实都是这么做的,就是一个是招生录取的时候招学生录取的时候,如果一旦发现身体有一些特殊情况的学生,然后招生会跟我们学工部这边会联系,把相关的信息给到我们,然后我们会第一时间跟学生联系,了解学生的这个身体不方便的这种具体的情况。在学校他如果他要生活、要学学习,需要我们提供哪些方便,我们也会做一些评估。然后第二就是我们所有的新生录取了以后,他们都会进我们的银信网去填自己的所有包括家庭情况、包括身体情况。所以像我们今年的这八个学生,有一个学生是通过电话了解到的,另外的七个学生都是我们通过那个银星网上筛查出来的学生的情况,所以整个我们在暑假期间就跟学生。进行了具体的联系,然后包括学生,比如说我们今年招的那个二级残疾那个阿姨、怕热同学,然后她来之前,然后我们就把宿舍给他进行了改造,然后床给他改造了、把卫生间给他改造了,然后另外我们就是跟我们的心理心理中心、教务,还有我们的那个就就业中心,然后都进行了工作会商。就是接下来我们的这些相关单位会分别的安排老师跟这个阿姨趴着进行一对一的这种对接,然后来评估他的兴趣是什么,然后他未来就业学哪个专业对他更好,然后未来就业的方向是什么?就其实之前我们包括陈超、刘玉诊这些同学,其实之前都是进校以后,在第一时间我们对他们进行评估以后,把他们专业给了他们最适合的专业,结合他们的兴趣给了他们最适合的专业。

白岩松:好,本来还应该继续多聊点,但时间的因素先聊到这儿,非常感谢您。同时要特别介绍一下卢老师选择的这个连线的背景。这个墙就是四川大学招收到技术系的残障同学给学校留下的画作,这是画上的,所以卢老师特别选择了他。谢谢您。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如何保障更多的残障学子上大学。

矣晓沅 今年六月刚刚获得清华大学博士学位,三十岁的他和轮椅已经相伴了十九年。

遇到困难然后克服困难、超越了,那么在从中收获的东西比你一直顺风顺水要珍贵的多。

六岁时他患上了不死的癌症类风湿性关节炎,十一岁时再也无法站立。二零一二年高考, 矣晓沅以云南省理科第十六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清华大学招收的第一个残障学生。

毕竟所有的高手都聚集在清华,我自己就觉得去那里学习的话心里面压力比较大。

在清华的九年时间里,从刚入学专业排名九十多名,到获得全校仅十个名额的特等奖学金,又被保送到计算机系人工智能研究所攻读硕士研究生,矣晓沅在清华校园中完成了一段段精彩冲刺。

我们每一个人不论他的外貌如何、身体状况如何,其实都它都有自己无限的可能性,我们不应该把自己束缚在他人对我们的刻板印象,肯定觉得诶残疾人就应该做到。一下,每天写点作业就完了没有。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踏出一步,去摆脱我们身上的枷锁,追求我们希望的、我们的爱好会没事。

轮椅束缚了怡晓园的脚步,但挡不住他追求人生的高度。求学期间,矣晓沅不仅保持了学业的精进,还积极参与公益。初到清华,他注意到校园内许多地方没有设置无障碍公共设施,这让他不得不放弃一些感兴趣的选修课。

矣晓沅:我国有八千五百万残疾人,其实我们队伍障碍的需求非常强,而且尤其我觉得对其中的残障学生是更为迫切的。因为普通的人群呢它可以通过比如做些体力劳动去养活自己,但对残障学生来说,学习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只有我们把学校的无障碍建设做好,他们才能够去通过这唯一的一条路成长起来,自立、自强。

矣晓沅源参与筹办了清华无障碍发展研究院和学生无障碍协会,并担任会长,还向校方提出改善校内无障碍设施的提案。

在双方的努力下,清华大学逐步开展无障碍设施改造。因为在我之后,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残障车子,可能就因为无大碍条件很逗不充分,没有办法去大学、去高校接受教育。所以我希望今后能够结合我自己的专业技术,为我们的残障群体做更多的实战。越来越强上学子能够迈入大学的校园。

为了让更多的学生能够迈入大学校园,还有更多的学校在行动。在复旦大学中国残疾问题研究中心,有三十四位研究生在去年用三个月的时间做出了一份长达一百三十八页的报告,这份报告对。在复旦、上海医学院校园里的三十三处建筑的无障碍设施进行了地毯式调查,并出具详细的诊断书。依据这份报告,目前无障碍校园改造计划正在持续推进中。而今年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也为残障新生提供陪读宿舍,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则迎来了建校以来第一位视障新生。

白岩松:好,接下来马上连线中国残联教育就业部教育处处长韩永梅。韩处长您好!就是经过了这些年的这种努力,现在是否是一些轻度的这个残障学子上大学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一些中、重度又是什么样的残障的情况,现在上大学还是有挑战难度的。

韩咏梅:不是。现在,在这么多年了,在党和政府的这个高度重视下,在教育部、中国残联等各个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呢,很多残疾学生呢已经能够进入那个普通高校就读了,特别是一些轻度的残疾孩子都能进入普通高校就读了,特别是一些轻资产学生都没有什么问题了。一些重度残疾孩子呢进入普通高校就读呢还是存在一些困难的,他们在那个考试、录取和专业学习方面呢还是存在一些困难的。他们主要还是需要一些辅助手段才能够呃在考试和这个那个跟普通学士在不说有些啊孩子

白岩松:有一些学校这个可能不是说缺少爱心,的确可能是能力不足,或者说是相关的这种条件不具备。您觉得接下来我们要让更多的这种残障学子可以上大学,还需要改变一些什么?

比如说在考试的时候,他们确实是存在一些障碍,就是比如说普通孩子造成需要提供给明文试卷,低视力孩子他就可能就需要提这个大脑的这样那么在进入高校学习的时候,像这个这个盲孩子就需要给他提供一些特殊的教材。像这个那个听力障碍的学生可能就需要给他提供这个一些辅助器具,比如说人工耳蜗、助听器。学手语的孩子可能就需要一些就是先就是熟悉老师这样的呃有都需要一些辅助的一些设备、设施或者一些辅助。肢体残疾的孩子,比如像彭超这样的孩子,刚才可能罗老师也在前天的节目当中给大家介绍了,可能需要给他们安排一些宿舍,或者把他们安排在一楼比较方便的地方,这些都是一些给他们一些特殊的安排。就是相对给他们一些做出一些特殊的安排。

就是对您的这个处呢同时也负责就业。

那从就业的层面来,我们一方面要关注这个如何保障更多的残障学子上大学,但是上了大学之后现在就业的状况怎么样?

我们了解的就是在二零二零年的就是高校残疾人毕业生的就业率已经超过百分之七十二,这是中国残联的统计。

那这个数字还是不错的。但是在他们比如说这个有了就业之后,接下来人生就是这个开启社会之路,包括这种人生之路还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挑战?应该得到社会怎样更多的帮助?

在他们进入社会以后,您是指这个吗?嗯那么进入社会之后其实也会遇到一些问题。那么在进入社会之后,需要进一步加强的一些工作,我们觉得有这么以下几个方面,就是在权益维护方面,那么在他们的医疗、康复、教育、就业、社会保障方面,可能需要我们更多的政府部门和社会各方面都予以更多的关注。那么在另一个方面就是现有的政策、法规、、法律方面要逐项的进一步将残疾人的各个方面纳入,同时落实、落地。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韩处长带给我们的介绍,谢谢。的确,在伴随着整个东京残奥会的进行的时候,可能有些看到的这种比赛、这种场面,包括一些这个集体项目等等,都给了我们很多的这种感动和感触。但是我们更该做的就是在日常这种生活当中、在每天的赛场里头,如何让很多的残障的这个朋友、残障的学子都得到公平的这种机会,让他们也能登上人生的一个又一个领奖台。比如说能考上大学、能被招入其中,喜欢自己的这种专业去学习,那也是一种得奖,我们需要共同去保障和努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如何让更多残障学子上大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