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六个城市试点,营商环境如何创新?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不知道很多朋友是否在今天注意到了这样的一条新闻,昨天呢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中国有六个城市开始营商环境创新的试点,这六个城市是北京、上海、重庆、杭州、广州和深圳。那好了,为什么是这六个城市究竟要创新一些什么?做完试点之后将来如何推广?在疫情的这种背景下,这是否也是促进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动力。来,今天我们一起关注。

原本定于今年三月底亮相的首批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城市,在迟到了半年后公布落地,选择北京、上海、重庆、杭州、广州、深圳六个城市,聚焦市场主体和群众关切,对标国际先进水平,深化放、管、服改革,开展营商环境创新试点。

营商环境的创新试点为何会花落这六个城市?通过数据看,这六座城市的市场主体数量均在全国前列。另一方面,这六个城市的营商环境总体上也走在全国前列。以北京为例,在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二零、二零中,北京的得分甚至超过了部分欧盟国家和经合组织。成员国水平。

北京作为样本城市得分七十八点二分,比去年提升了四点六分。开办企业、获得电力登记、财产保护、中小投资者、执行合同等五个指标进入全球前三十名。与六个试点城市一同公布的是涵盖六个方面的政策组合,除了进一步方便市场主体准入和退出等与此前改革方向一脉相承的政策之外,在食品、药品等领域实行惩罚性赔偿制度,建立因政策变化、规划调整等造成企业合法利益受损的补偿、救济机制等。针对政府服务能力的改革措施,也是今天媒体所关注的重点内容。

一是进一步破除区域分割和地方保护,推动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二是进一步方便市场主体准入和退出;三是提升投资和建设便利度;四是提升对外开放水平;五是创新和完善监管;六是优化涉企服务。

事实上,优化营商环境在近些年早已成为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发展动力的国家命题。从二零一八年一月黑龙江亚布力企业家的雪地陈情,到二零一九年十月,国务院颁布首部针对营商环境优化的专门行政法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进一步从制度层面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了更为有利的基础保障。在到这一次六个试点城市的确定,让地方深化改革的先行先试正式启动。今天在全国各地不见面、办事、免打扰、监管等。一批针对性强、获得感高的改革举措遍地开花,正在为经济发展带来新变化。

仅今年前七个月,全国民间投资同比增长百分之十三点四,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百分之二十五点五。美国、欧盟、日本等外国商会发布的报告显示,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企业、百分之五十九的欧盟企业和百分之三十六点六的日本企业计划扩大在华投资。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连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张教授您好。首先这样的一个试点城市,在去年十月份开大会的时候,国家就确定了说三月底要推出这个试点城市,为什么又隔了五个月到昨天才推出试点城市?您怎么看待这个时间的推迟?

张燕生:首先来讲,我们今年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那就是今年是开局之年,也就是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开局了。那么开局之年的第一个季度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最重要我自己认为是十四五规划和这个二零、三零的严谨目标在今年的两会要通过,我相信这是一个最大的一个热点的议因此就是这个优化营商环境的这个试点城市的选择,我觉得放到三季度,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非常恰当的时间点。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可能关注的是为什么是这六个城市其中有五个城市可能大家好理解,为什么在相关的这种这个营商环境、便利度高等等或感强的城市当中,他们恰巧排在前五,你看上海、深圳、广州、北京、杭州都在这六个里头,但是这次在六个里头的重庆其实只排第十五,您怎么看?还重庆的进入.

张燕生:首先来讲,刚才呢我觉得戴老师讲的非常的好,就是这个世界银行的这个营商环境、效率和便利化水平的这个中国的样板的数据是北京的权重四十五,上海的权重是五十五,因此北京、上海选中我觉得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广州、深圳的粤港澳大湾区做一线城市选住也都是我们意料之中的。那么杭州它作为这个共同会议示范区,选中也是有它的道理。那么重庆怎么看重庆能够被选中?因为刚才已经讲到了,它的便利度排在第十五位,因为我们知道新三十年的话,实际上我们说第四级是以及双城记忆圈,那么这个双城记忆圈呢它通过这个西南普渡这个古地啊通过这个西这个我们叫西部陆海大通道它能够带动未来的这个西南、中南和西北的发展。因此未来的三十年从我自己来讲非常看好就是成都、重庆为中心城市来带动就是西南、西北和这个和这个中南地区的这个新增长点和增长极。因此我认为重庆这个路法以前五个这个一线城市和重点城市,我觉得它的意义更加的重。

白岩松:那接下来可能我们要关注的是为什么在疫情的情况下,依然要做这样的一个试点工作,或者说换一个角度来说,它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是一个利好吗?是使经济继续向前走,要牵动着一个重要的牛鼻子?

我相信它是新三十年,是为建设、改革开放的一个,因为我们讲的最多的有三个主题词,一个就是话。要放松活力。第二个呢我们说管要管管出经济。第三个呢我们说服是要服、从便,而这个放、管、服,无论是活力、还是公平、还是便利,其实都是未来改革开就建设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和更高水平我们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呢应该讲这三个主题词都是有。

过去咱们一提营商环境的时候,往往好多年前的时候会想到外资,但是这几年慢慢不同了,那这一次在进行试点的时候是否是公平的面对所有的主体。

我相信对所有的主体都是非常重要。因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呢实际上就是这个我们说这个世界银行的银行与效率便利化水平呢,我们有四个短板,那么第一个短板就是企业获得信贷,我们在世行的那个排名榜上排八十,那么我们可以。那么这个企业获得信贷,那么这个营商环境效率变化水平提高,其实受益的是广大的中小微企业。那么第二个我们说短板是纳税,我们纳税的涉世行的排名榜中排一百零五位,而纳税的这个指标的效率和便利化水平提升也是有利于中国的国这个国内的这个市场主体。第三个短板,我们讲跨境贸易。那么跨境贸易应当讲现在民营企业在我们对外进口贸易中间占的比例已经是半壁江山。那么第四个短板,我们说企业退出,那么退出的这个机制也就是市场的准入、准入和退出,那么这个对外资的意义会更加的更大。

白岩松:张教授,我相信您也当然注意到了前一段时间各种各样的因素,也有一些声音对这个比如说资本用了一些这个呃很极端的词,甚至。对一些这个有妖魔化的这种概念,但是国家领导人在最近又再次强调应该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不动摇的平等对待也是这样那个要坚持下去的。您是否觉得在整个营商环境的这种大的、这种变革当中,平等的对待民营经济也是一个重要的前提。

我非常同意,因为这次试点的第二个主题就是准入、准迎和准出。那么这个实际上我们看到中国的制造业现在是我们世界的第一制造大国,那么在制造业我们可以看到民企占比六成以上、外企占比一成以上,外企、民企在制造业占比是百分之七十以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代表着中国的制造业我们的市场准入的门槛、市场的竞争是充分的,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是决定性,因此中国成为世界的制造大国。而下一步将成为制造强国,它仅仅是市场函数。那么刚才我讲到了我们的第二个第一个短板,企业获得信贷。那么现在是我们营商环境中间的一个大的短板。而我们的金融业目前民企将加加这个外企的比例还不到百分之十,那就说明我们的金融行业它的市场准入的开放是不够的,它的竞争这个强度、力度是不够的,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是不够的。因此下一步在改善营商环境,尤其是也就提升我们的金融领域的风险防范的这个监管能力,然后扩大金融的开放和市场化程度,我认为对下一步的中国的高质量发展是至关重要。

白岩松:而其中自然也会使民营企业更多的这种受益,享受到实质上这种平等对待。好,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在整个这样。这个试点当中究竟要创新什么?我们要往哪儿走?要突破一些什么?

随着推进优化营商环境和放、管、服改革,按照世界银行的排名,中国营商环境国际排名由第七十八名大幅跃升至第三十一名,已经两年,被世行评为全球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十个经济体之一。

下一步无论从监管也好、服务也好,是吧,聚焦以公平竞争,这样的话能够给这个市场出现更大的一个活力的这个激发。

近年随着营商环境改革进入深水区,如何处理好政府与企业的关系、降低企业制度性成本,成为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课题。

今年上半年,各地陆续宣布推出营商环境改革政策的四点零版本。均有不同侧重点。二月北京的营商环境四点零版聚焦市场主体关切,三月上海的关键词是系统集成。

余庆华:四点零它是在我们前三百一点零到三点零三年三年改革经验的一个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对于所有的这个营商环境领域改革事项的一个细深化、细化和系统化。所以我们整个的文件也是已经也是标题也叫做系统集成,进一步提升我们企业的这个营商便利,也是进一步优化我们上海的营商环境。

五月,广州提出用绣花功夫建设更具国际竞争力的营商环境。广州通过三十五条改革举措、二百六十项年度任务,打造具有广州风采的营商环境,其中所有政务服务将实现网上办,三百项民生事项有省内通办。

之所以城市间有如此差异,在于前期一点零到三点零版本阶段改革重在解决共性问题,主要是直面企业需求和群众呼声。而件件到四点零版本后,不同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特色意味着营商环境的改革不再有标准答案。

许志瑞:一点零到三点零版本实际上是解决市场主体在政府办事的整个营商环境当中共性问题,要完成国家设定的这些规定、动作。那么进入四点零版本以后,每个城市就进行。就各具特色营商环境的创新和结合自己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特色进行了细分和创新。

这次入选营商环境创新试点的六个城市,首先市场主体数量较多,同时他们此前也推出了多个版本的改革政策。但不管怎样,一个城市的营商环境如何,企业最终都会用脚投票。

许志瑞:还有不少地方营商环境其实可能还处在二点零版本、二点五版本、三点零版本,有的甚至可能还在一点零、一点五版本。六个城市,当时我们营商环境改革的头部城市,他们可以在已有的基础之上进行一些先行先试,能够总结经验、进行可复制、可推广,为离它发展相对落后的城市提供宝贵的经验。

白岩松:好,接下来继续连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张教授,既然这次这六个城市叫这个营商环境的创新试点,那么说到创新这关键词,你肯定得改革、你肯定要突破,你肯定要使现在的很多东西跟将来是不一样的,您期待在试点当中完成哪些突破和大的改革?

张燕生:而实际上我们从这个营商环境改革的这个四点零版本开始呢,我觉得最重要还是我们说的三句话,一个就是市场化,第二个就是法制化,第三个就是国际化。那么市场化也就是怎么能够比如说在这个四个城市中间,把这个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数据这五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方面,能够真正的叫市场机制起作用。第二个方面我们就讲法制化。法定责任必须为法无禁止皆可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假的,怎么能够在这个优化营商环境方面能够发挥法定机构的作用?就法定责任由法定机构来完成,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的治理现代化的改革。第三个方面就是以国际通行,就是国国际化就是以国际高标准的工作相衔接,以国际的这种这种高水平治理的机制相对接。我认为这三个子公司相对六个城市来讲,谁能取得优先突破,我觉得这是一场新的尽在。

白岩松:张教授说起来很有意思,其实要完成很多这种创新、改革和突破,恐怕要思想上先创新、改革、突破。从这个角度来看,您怎么看待进入到试点的这六个城市?因为各个城市其实情况是不相同的,你要举例的话,两三个城市或者一两个城市,你期待它完成怎样的突破和变革?

张燕生:我的这个最希望他们完成的变革,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刚才我讲的四个字,第一个短板,我们说是企业获得信贷呢,它讲的是金融和信贷这个领域。第二个方面就是纳税,纳税讲的是财政和税收。第三个方面是跨境贸易,那么跨境的服务贸易、货物贸易、数字贸易的效率和便利化水平。

白岩松:张教授,您愿意举其中一个城市的例子,比如说北京、或者说上海,或者说是重庆,期待它对哪个短板自己的进行突破。

我最希望的这个实际上对重庆来讲。实际上刚才我们讲到了就是它是晨宇地区双层基地缺而且他今后呢也就是我非常的看好就是这个西部陆海新通道,然后通过这个成语地区双边经济圈,然后贯通通过中欧班列贯穿这个新疆大陆桥,形成西南、西北和中南的新增长点和中长期。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从六个城市来讲,重庆其实是第二方阵。那么第二方阵也就是下一步怎么解决开放的问题是最关键。因为我们说开放是引入外来竞争压力,开放能够开城与地区的壳、市场经济的壳、法制化的壳和国际化的壳。我认为这个对于这个重庆来讲,它的优化营商环境我认为是最关键。

接下来还有个问题蛮有意思,因为在这个试点当中要下放一些权利,然后允许这个试点。这种城市可以先行先试。您怎么看待这一点?这从上级的角度来说,是不是也应该在下放方面的时候是更开放一点,而下面的时候更主动一点?

张燕生:这点你说的我非常非常的紧密。那么从上面来讲呢就是怎么做好底层设计。那么对下面来讲呢就是怎么用好地方立法权。因为我们知道营商环境它的环环相扣,也就是怎么能够做好立治专业人员操盘和这个透明度的要求,使每一个老百姓都能够参与。那么用好地方立法权我认为是最关键的。营商环境,我们假设它可能会涉及到四百个公共服务、公共产品的领域,每一个领域无论是机场还是道路,无论是这个贸易、还是投资、还是创新,如果都能够用法治的方法,也就是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的现代化,能够在地方的立法、地方的执法、地方的专业人员操盘和地方政府的数值和透明度要求这个方面取得突破,我相信我们优化营商环境会进入到世界前列的。

张教授还有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就是中国城市这么多,这六个城市纳入到了试点,其他的城市可能心态就不太相同,有的城市是等他们试点完了咱们再来干,还有的是既然他们能试点,咱们就对标他们。您怎么看待不同的心态?更鼓励大家怎么去看待这六个或者说对标这六个试点城市。

张燕生:实际上我们这六个城市呢从区域的空间来讲是。平衡的。比如说像武汉和这个长沙,也就是中部地区的城市郑州,其实这次试点是没有包括进去。另外一个方面,东北地区呢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辽宁、长征几率实际上也没包过地区。那么在西部还有很多的城市都没有包括进去,也包括这个东部地区。因此我的建议,每一个这个中心城市和地方政府,我觉得一分钟都不能少。应当是按照这个我们讲法治、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要求,也就是和这六个试点城市也就是同看谁走的更好。因此从这个角度,可能最后优化营商环境的黑马可能还不不是在这六个城市行列之内的,也可能是武汉、也可能是长沙,也可能是沈阳、也可能是哈尔滨、也可能是昆明,也就是我们希望各个地方政府啊都把所有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也就比照这个国家的这个优化营商环境的条例和这个六个试点城市的这个试点的方面,从今天开始用好地方立法权,也就是在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方面,也就是走出自己的新路。

好,非常感谢张教授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中国的改革从很多个层面来说,都经常面临的是试点,然后再拓宽就是这个拓客,然后慢慢成为大家约定俗成的一种规矩。那么从营商环境的这个创新试点上来说,也希望能够尽快的完成这样的一个试点,迅速地成为所有城市和发展的共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六个城市试点,营商环境如何创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