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第二代”新冠疫苗和新冠特效药,进展如何?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呢已经是九月十号了,离中秋节越来越近,离国庆长假也越来越近了,大家自然已经开始计划这种出行。但是不管怎么样,即便扬州都已经全面解封,但是疫情依然像一个乌云在我们头顶的上方。这个时候大家不仅盼望着说中秋或者说是国庆长假。能够更顺畅的这种出行。尤其盼望的是,如果把防疫比作是一个穿越隧道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隧道的头?起码先见到隧道尽头的这样的一个光亮。疫苗会是这种光亮吗?特效药会是这种光亮吗?那么最近大家在新闻当中可能看到了国药集团有新的疫苗在研发,也有新的这种特效药,它会怎样帮我们忙?今天的节目将这个直播连线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首席科学家,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透过一个短片了解过去这一周与疫苗有关的情况。

郑忠伟:一是我国的疫苗研发单位已经开展了伽玛猪和德尔塔株的灭活疫苗研究,第二是开展了针对不同变异株的广谱。多降重组蛋白疫苗的研究。第三是开展了针对贝塔德尔塔州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的研发工作。

这是本场新闻发布会中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回答的最后一个问题,但这个信息成了媒体最为关注的一个信息。舆论关注针对变异毒株的第二代新冠疫苗的研发,显然与近期国内几轮由德尔塔病毒引发的散发疫情有关。从五月下旬广州疫情爆发,到七月下旬由南京路口机场快速传播至全国多地的又一轮疫情,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接种新冠疫苗后仍被感染的情况。针对变异毒株,新冠疫苗是否还有效受到广泛关注。

总体来看,新冠病毒的变异到目前为止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稳定的,就没有出现根本性的这个变异。目前的新冠病毒疫苗对各种变异株仍然是有效的,当然我们也需要未雨绸缪。

就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国药集团首发了其针对德尔塔等变异毒株有效的二代疫苗,一共有四款,其中包括两款灭活疫苗、一款广谱重组蛋白疫苗、一款m二n a疫苗。除了被认为是升级版的疫苗之外,国药集团也同步首发了两款新冠特效药。

目前,针对德尔塔的、还有贝塔的这个变异猪,猪的苗已经制备出来了。那么我们广谱的、二代的这个重组蛋白的疫苗也已经研发出来,正在临床。

白岩松:好,接下来呢马上连线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首席科学家张云涛。张教授您好!首先大家可能自然关心的是我们新的出来的这种疫苗,从这个面对变异毒蛛的角度来说,它的有效性怎么样?

张云涛:那么新研发的针对贝塔和达尔塔助力疫苗应该对抗变异是非常有效的。那么中国生物呢近期呢已经完成了这两款疫苗的临床前的所有工作,现在正在向中国的监管当局来提交相关资料,以期获得临床批件。以后呢。系统性地开一家变异猪疫苗的临床研究。

白岩松:那大家接下来自然关心的是还要多长时间它能够真正地上市或者说是紧急使用。

张云涛:大家知道疫苗的研发呢必须经过严格的临床前研究,那么您获得临床要批件以后呢,要系统地进行一、二、三期的临床研究。我们国家由于疫情防控还是比较好,现在没有病例呢,所以呢我们的临床研究要安排在海外进行。那么我想来我们会在获得临床研究批件以后,会加速在海外开展变异毒株疫苗的临床研究工作。

你要给我们一个可触摸的时间的话,大约什么时候能摸摸到它?我们希望呢能够在明年的那么中期的时候能够获得相关数据,能够获得变异猪的那么上市。

白岩松:那接下来大家可能就关心这样几个很具体的问题了,我过去打了国药。这说是颗星或者其他这种疫苗。那好了,等你将来新的疫苗出来的时候,作为加强针就可以打吗?

张云涛:目前来说,国药和颗星上市的这个新冠灭火疫苗,从我们目前获得的数据来看呢,是对得尔塔株和贝塔株仍然这个变异株仍然是有效的。那么我们有这样几个证据,一个是我们孕我们中国生物孕三期临床的血清,那么在p三实验室与这些毒株叫交叉综合实验。那么应该讲呢这些血清都能很好地交叉、中和这些病毒,比如说德尔塔塔蛛、贝塔株。第二呢在近期呢在我们广东入口地区的一些那么呃但是他主感染的这个病例研究真实世界研究过程中也证明了,那么这个疫苗仍然是非常有效的。那么第三,海外的整个真实世界研究数据,像我们在海外几个国家,像这个斯里兰卡、那么外门等等国家获得的真实世界的研究数据来看,也是对现代的灭活疫苗对变异株仍然是非常有效的。

那您说完这个大家自然关心,那为什么要研发新的这种疫苗?另外还有人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既然你有新的疫苗了,我过去的这个疫苗是不就算白打了,您怎么去面对大家这样的想法?

那么做研发新的疫苗抗击变异株呢是作为一个国家战略,是我们一个底线思维的方式,我们有了这样的疫苗做储备,那么将来就不发慌。那么从现在已经老百姓注射的那么新冠灭活疫苗来看呢,他们仍然是非常有效的。未来那么在一些特殊人群中说加强针的时候,那么仍然演绎原来的灭活疫苗了。对抗击目前国际上流行的主要的d德尔塔,贝塔株仍然是非常有效的。

从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又有一个刚刚被阻击完毕的这一大波疫情哈,国内那也有有一些打过疫苗的人被感染。那从您的这个角度去怎么看待疫苗一方面在起作用,另一方面可能老百姓觉得怎么还有人感染疫苗。

整个在这个人类历史上来讲,防感染的疫苗还是比较少的,疫苗主要是作用是防止发病。那么我们从我们国内、近期、那么广州的现场,包括南京路口的现场来看,只要完成了全程免疫后两周、之后、十四天,那么其实它对防感相交于不打疫苗或没有完成全程免疫的人群来讲,它的感染是大幅度降低的。另外,疫苗对重症、死亡和中度的症状、发病的这个保护呢应该是非常明显的。那么通俗地讲,疫苗。打了疫打了疫苗完成全程免疫以后,那么感染的概率是大幅度降低,那么即使感染了以后发病也仍然是轻症,没有发现打了疫苗有重症和死亡的病例。

白岩松:那接下来就是一个现在最新的数据,咱们这个疫苗的这个接种的季次已经超过了二十一亿,从人群全程的话也过了这个十亿,那咱十四亿人口已经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这个人口都已经接种了疫苗,这离我们的这种全群体免疫还有多久?怎么看待这个数字?

那么这整个人群群体免疫,一个是那么人群要打够一定的基数,另外一个测算这个群体免疫的时候,指的这个疫苗的效率呢是持续不掉的。那么大家知道国际上全球呢这次研发新冠疫苗是在一个最短的时间内创纪录的研发出这个疫苗。。一种技术路线的疫苗。那么全球像核酸疫苗、m、i疫苗、这个载体疫苗、基因虫子疫苗,包括我们的灭火疫苗来讲,这一次经过半年的观察,抗综合抗体的低度都有所下降,那么疫苗的保护力都有所下降。那么疫苗保护率下降以后形成那么免疫屏障这个人群应该在改变。那么什么时候咱们国家那么在这样大规模的接种人群以后,那么形成有效的免疫屏障,我想要根据我们观察到的疫苗效率的数据,那么由我们的监管当局来做出最后的判断。

白岩松:我举个例子,大家不能单纯的去等待说啊超过百分之八十人群接种了全程的疫苗就已经免疫了,还要再乘以一个这个疫苗的衰减的数,比如说它可能到了百分之五十或者百分之六十,那百分之八十一乘百分之六十可能又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因此需要更多的人群接种疫苗对吧?

是的,大数是这样。对。

接下来要说一下咱的这个药。从针对的这个消息上看到了我们在研发两款特效药,它特效主要体现在哪儿?

我们这一次推出了两款特效药,一款叫新冠特异性免疫球蛋白,另外一款呢叫那么新冠的单坑抗体。这两款的药物都是来中和病毒的,那么是降低人体感染以后的病毒载量的。所以这两款药它的作用机制就是减少人体内的病毒,或者中降低病毒载量。

白岩松:它是针对发病的哪个阶段会更起作用?

从目前我们呃前期那么紧急使用的一些数据来看,和我们现在做的临床方案的这个要求来看呢,那么主要针对的是前期或者中度症状的这个人群是比较有效的。

白岩松:要比疫苗的这种研发。要持续的过程,包括投入都是不一样的。什么时候我们能见到特效药真的到我们的身边开始应用?

那么目前疫苗的研发呢全球已经经过最火热的阶段,全球近三百款疫苗呢已经在持续研发过程中,有一百多款呢进入临床研究,又二十多款进入三期临床研究。应该讲疫苗在这次整个疫情的全球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那么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同时治疗的药物、有效的治疗药物的研发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努力的研发防治新冠发病感染的一系列的药。那么从目前来看,各个团队、各个机机构研发的药都已经进相继进入临床、临床一期、二期这样一个研究阶段,那么估计未来我想可能应该用两三年左右的时间研发出有效的这个药物。

白岩松:从以往的经验来说,如果真的有了特效药,是不是大家对疫苗的期待或者说是依赖就会大范围的减小?

那么应该讲有了即使有了一些有效的药物,对疫苗的接种来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疫苗呢它是大幅度降低你感染的这个发病的症状,另外大幅度的防止感染,我想药物是指治疗的。那么应该讲、这个传染病是一个公共卫生事件,那么要阻断传染病其实就是要防止感染是最主要的。当然药物也同时能够比如说对得病以后作为有一个底线,那么能够救治,其实两者结合才是最完美的,有了药之后大家会更加不恐慌。

好,谢谢。一会儿还有其他的问题请您帮我们继续解答,接下来继续去关注疫苗的相关情况。

当地时间九号,欧洲地区首家中国疫苗工厂的奠基仪式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举行,这也意味着从二零二二年四月开始,这家工厂将生产中国国药新冠疫苗,除了保证塞尔维亚的需求外,还将供应欧洲地区其他国家。

in the nature in last new that’s the same kind of kind of game beyond meat apple name,attention school students beyond young and he’s a lot of economic and somethingmodel market。the world model good morning to the music in the。i love you second process of last is the country of seven。the number one。the track for the dog wang cing the music in the support。the football a worksing windows mono。team police boom sleep day watch on the summer certainly watch university media line。no is media of robot evaluation of put the sports of the summer number three water。

与此同时,面对全球范围内变异病毒的不断出现,中国疫苗也正在与变异病毒进行赛跑。尤其在近期,新冠确诊病例在非洲部分国家出现激增,不仅新冠疫苗缺口巨大,而且抗议形式也面临您巨大的挑战。目前已有三十个非洲国家发现德尔塔变异毒株,四十多个非洲国家发现阿尔法变异毒株。世卫组织计划到今年九月底,全球每个国家有至少百分之十的人口打上疫苗,但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仍在持续扩大。

this is a of seeing to be taken of of request and country in hand renes my sunshine。can this developly the interest of the shoes second,the problem of belt to mark of official i summer title countries how the next in the make a mark of effecture of the max in equity how are you competition or red young and organize。i music mom and hunting system system system。the people what are you know fuck that number stand and sex。

面对非洲疫情的复杂性和严重性,中国也在不断向非洲国家提供抗疫物资、派遣医疗专家组,同时与一些非洲国家开展疫苗合作。截至目前,中方已向一百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超过十亿计的疫苗和原液。接下来中国在向新冠疫苗实施计划捐赠一亿美元的基础上,年内将再向发展中国家无偿捐赠一亿剂疫苗。

王文斌:中国疫苗是许多发展中国家获得的第一批疫苗,这些国家形象的将中国的疫苗称作及时雨,中国将继续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做出贡献。

好,接下来继续连线国药集团中国生物首席科学家张云涛。张教授接下来要说的大家现在都在关心的第三针问题。现在关心第三针,也就是加强针其实是有道理的,因为咱们紧急使用是去年的九、十月份,但是大规模的这种接种疫苗是从今年一、二月份就开始了,到现在都已经过了半年多,大家到的概念是过了半年好像就应该打加强针了,现在加强针还是针对一些特殊人群,您觉得什么时候才是?更大范围的开始打第三针或者说叫加强针的好时机。

张云涛:那么加强针使用在我们其实我们在我们去年的一、二期临床研究和海外的三期临床研究工作就做了设计。那么当时来看,加强针以后应该人体的抗体水平应该大幅度上升,大数应该提到至少五到十倍,特别是第二针和第三针间隔六个月以上,那么应该能够能够获得很高的抗体水平。目前咱们国家的由于第二季的疫苗还没有完成,应接应接应种、接应种,所以我想呢在第二季疫苗完成应接尽、应、接、近接应重、经之之重之后、应种之种之后。那么我们国家现在已经选择了在一些特殊人群,比如说一些边境、输入性危险的地方,那么一些高危的、免疫力低下的人群,比如说老年人,还有一些像出国去、到高危地区去的人群,首先开展加强针剂接种,未来在这些人群获得更多的那么研究数据之后,我想我们会逐渐的推广到那么全人群来使用加强针。

白岩松:从第三针加强针的角度来说,是否就是你这种模式,你前两针,打的是A,那第三针也打A,还是前两针打的是A,第三针可以打B。

从我们国家现在新冠疫情的疫苗指南来说,前两针打A,现在指南要求也是打A,但是前两针打a,第三针是不是能够打B,这是一个大家高度关注的话题,其实按照我们国家相关的法规以及疫苗的研究规则来讲,在这一个时期,新冠疫情在百年不遇的情况下,各种技术路线各种创新路线,正在研发新冠疫苗的事情,国家应该鼓励各种路线的交叉来接种,但是这个接种要有严格的规则,首先是两个疫苗,都是在咱们国家附条件上市的,上市的疫苗,第二点,这两种疫苗在研究新冠技术的时候,首先要在胴体内观察它的安全性和免源性的结果,第三点在开展,要向国家的监管单位,去提出申请,那么这两款附条件上市疫苗,才可以在人群上,人体上开展有效的临床试验,那么在获得临床试验之后再国家相关的聘用之下有效安全的前提下,执行打A,后面打B的这样一个战略。

白岩松:不是不可以要等待科学的政策的允许,那么接下来说到人群,其中一个特别的人群特别关注,十二到十七岁的咱们已经接种1亿6000多万了,但是十二到三岁的之间从您 的角度来说,从国外的角度来说,拿到的数据,是否足够安全,是否意味着面对这个人群的疫苗接种快开始了。

我们从,我刚才也介绍了,二期临床三期临床研究过程中,是做了三针的研究,也做了三到十七岁整个年龄段的安全性和免源性研究,应该讲我们获得数据,三到十七岁这个年龄段,安全性还是比较好的,相较于18岁到59岁这个年龄段安全性数据更为好一点,那么免源性数据,是获得了预期的结果,那么咱们国家推行这个三到十七岁这个阶段,推行的战略是,先完成13到17岁,这个年龄段的接种,后面在会推行7到11岁这个年龄段,在后面会推行三到五岁6岁这个年龄段这样的接种,那么现在3到十七岁这个阶段年龄,还没有完全接种完,正在研究七到十七岁的免疫策略。

白岩松:接下来,网友的问题,它关注的比如有一个网友说,不良反应的问题,加强针不良反应是不是会更加大一些。

从我们现在一二期和三期临床获得数据来看,包括在海外9300人案例,打了第三针数据来看,加强针副反应不会增加额外反应。

白岩松:那接下来这个网友问题也是非常具体,备孕期可以打疫苗吗,打了疫苗小宝宝出生后会不会自带”母胎抗体“。

从目前来看,这个备孕期还是谨慎使用这个疫苗。

白岩松:另外,还有没有打疫苗的人等着最佳疫苗出来打,你想给他们说些什么?

我想公共卫生的事业,是一个群体免疫,是人类群体来阻断病毒,也是保护个体,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是应接尽接应种尽种,尽早的来接种疫苗。

好,非常感谢,我们当然期待不管是疫苗和药物的话要帮上我们打大忙,不过在此之前,个人防护,物理的这种隔离依然是有效的方式,每个人要继续努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第二代”新冠疫苗和新冠特效药,进展如何?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