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中国造”的机器人,怎么样?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首先要播发一条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当地时间十四日,阿富汗临时政府外交部举行记者发布会,根据总台报道员在现场发回的消息,阿富汗代理外交部长阿米尔汗穆塔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没有正面回应何时成立正式政府或是否举行大选的问题,称这是应该在未来考虑的问题,并重申境外势力不应干涉阿富汗内政。他同时呼吁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尽快将塔利班任命的部分政府官员移出恐怖分子名单。木塔姬说,很多国家目前正在和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政府接触阿富汗希望所有的对外关系都建立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好,接下来我们关注今天新闻一加一关注的内容那就是机器人。二零二一年到了此时,世界的机器人水平究竟已经发展到什么样的这种地步?它是让我们感觉到了更多的这种威胁,抢我们的活干了,还是为人类提供了更多的这种服务?这不最近几天,世界机器人大会开到了咱们的身边。昨天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闭幕,我们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它的会期是九月十号到十三号,然后在北京主题是共享新成果、共筑新动能,然后包括论坛、活动、博览会、机器人大赛等等,

参会的情况包括图灵奖得主两人院是三百多位业界专家参与,然后等等等等相关这样的一个数字。那大家一定会很好奇,现在的机器人究竟到了什么样的水准呢?新闻一加一的记者张晋在现场。给我们带回来鲜活的感受。

刚刚闭幕的二零二一世界机器人大会,显然又给大家带来了不少惊喜和惊喜。

张进:现在有一位老师正在上课,上的是物理课相对论,大家看看他是谁?

我是仿生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我们知道宇宙中的一切都在相对论。

张进:这位爱因斯坦呀已经成了这两天大会的一位网红了。这样一位拟人化的机器人其实可以帮助孩子们更好的沉浸在学习的氛围之中,听得更专注。我正好想请问您,这个爱因斯坦是比着真实的爱因斯坦一比一制作的吗?

对大家的吸引力会更好一些,就相当于。电视台、行人在面前比比你的老师跟你说的那那肯定要嗯有意思的多。

这样水呢有十五斤,如果我抱着它上楼、下楼、长时间走路呢,其实还是挺费劲的,而对于每天从事这项工作的快递小哥来说,每天班上、班下不知道多少趟,劳累程度是可想而知。我听说在这儿有这样一个神器,可以帮助他们在工作的时候助力和减负。

张进:我的感觉呢就是第一把好像是有人在压我的腿,然后后面呢就是第二次,这儿特别明。险感觉有人吃,把我拎起来,这种感觉是对的吗?

对,是这样的感觉。我们这款外骨骼机器人呢是通过它髋关节左右两侧的两个电击模组,对于我们的髋关节以及腰部进行一个助力保护的这样一个功能。

其实我挺想问,可不可以就是这个肘部给我胳膊上给我助力一下,这个可以实现吗?

这个可以实现。我们现在也在做这个研发,那我们之所以只做这个单关节,就是髋关节的这样一个助力,外国机器人是因为现在由比较多的职业,他会重复的进行一些弯腰、搬运的这样一个工作,那这样对他们的一个腰部就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劳损。

进:明白了,其实就是避免职业病还挺适用于快递小哥的话,比如人手一个,对于一个快递公司来说会不会比较贵?

这个不会的,我们现在研发成本是大概两到三万,那么我们如果要是量产的话、批量生产的话,我们会降到一万左右的一个价格是。

张进:在众多五花八门的机器人里,我突然被这样一个身上闪着警灯的机器人吸引了,假如一个女性像我深夜一个人在路上行走,突然遇到不安全,如果可以一键报警和警方取得联系的话,那对我来说安全感就会提升很多。

如果确实有坏人,它可以拍出催泪瓦斯,然后对他可以拍出催泪瓦斯,让歹徒失失去反抗能力。这边还有网箱,如果我们想把它控制住留下,那么打出网箱把它包裹住,它想跑都跑不了。

我能让大安送我回家吗?可以啊,它有这个叉三、gps,然后有激光雷达。它具备无人驾驶的这个能力,你可以在它灯光照射下,然后陪伴着回家,给您带来安全啊。

那我试一试丹丹,我们家地址是转头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复兴路,那你送我回家吧。

不仅仅是展示和热闹,四天的世界机器人大会共实现上下游产业签约金额达五十三亿元,发布了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21等五项重要研究成果,机器人领域新技术、新成果的落地、转化速度进一步加快。

白岩松:好。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探访了机器人大会的新闻一加一的记者张进,将近在四天。在会期当中,你既去会见了爱因斯坦,然后也这个看了机械臂等等等等相关,但是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张进:去看大会肯定是首先要看展品,展品里有很多是跟生活场景相关的,还有很多特种场景下使用的机器人。比如说他们有的可以去参与火场救援,有的可以去参海、参与深海救援,这些机器人对我来说都特别新鲜,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第二就是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这次机器人大会时隔一年之后重新回归。然后那个这次这个机器人大会然后有很多环节都是线上举行的,然后可以说含金量并没有减低,比如说中间有很多那个图灵奖得主,然后他们其实是那个包括参加一些论坛、发布了一些成果,其实这些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关注一个量。

白岩松:我觉得这个记者一定跟其他这种参观者还不太一样,就是说不能光看一个热闹,一定会问这样的问题。他现在这些展品是看一看,还是很快会进入入到实用阶段?

张进:其实我最开始的时候还很担心机器人大会我会不会看不懂,但实际上我去到现场之后发现很多机器人跟生活的场景非常相关,比起以前很多展会的机器人可能就是天马行空,但是可能就是不明觉厉。但实际上我在这儿看到很多机器人,他们有的可以送餐,然后有的可以去参与物流配送,其实他们已经是生活场景中的一些打工人了,当然是加引号的打工人。包括我在采访一些厂家的时候,他们也说过在疫情之后呢,他们研发出了一些消毒机器人,而这些消毒机器人已经被投放到一些就是医院当中,而一线的医生、患者把使用当中的一些意见和建议反馈给机器人,然后让机器人进行这个提升,而这个过程其实是互动的。所以我有个很大的感受,就是机器人离我的生活真的是越来越近了。

白岩松:今年的这个大会当中呢还有这个机器人大赛,而且是很多中学生参与其中的。透过这方面的信息,感觉咱们的中学生现在对机器人的制造他的这种兴趣怎么样。

张进:孩子们对机器人的兴趣真的是非常大。其实刚开始去报道的时候,我还会发现说哎呀这个很多游戏规则我都看不懂,但是看到孩子们哭啊、笑啊,因为赢了比赛就相拥而泣,然后因为在比赛之前的时候会认真的去进行这个战术、战略的探讨,所以我觉得孩子们对于这个机器人的比赛真的是非常融入。其次从数量上来说,我们这次看到来北京参加比赛的学生很多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的,然后其实他们只是参赛选手的一小部分,实际上在此之前还有一些初赛、复赛、各种分赛区的比赛,这些参与者加起来大概是有四万人。所以说从数字上来看,其实是真的是越来越多的学生因为喜欢,所以参与其中。

白岩松:每一个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这种关注点。那其实更该关注做的是比如说普通的这种参观者,你有没有去了解或者说是观察他们在面对这样一个机器人大会的时候,更感兴趣的会是什么?

张进:其实普通观众来机器人大会呢其实就图一个好奇心,但是好奇心特别可贵,它可贵的地方在于很多科研的原创,它的驱动力就来于好奇,来源于好奇心。比如说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就是在中国航天站那个机械臂的这个展台上,很多观众很热情的跑过来就是说这个机械臂是不是就是在太空上和宇航员一起工作的那个机械臂,后来拍脑门子一想,不对,那个机械臂还在太空上工作,但是他们会提出很多他们非常感兴趣的问题,比如说他们是怎么托举航天园区、出仓工作的,包括这个机械臂使用感受怎么样,实际上这些都是只能宇航员自己回答了。所以岩松,我记得你有也曾经采访过航天系统的航天系统的总设计师,如果后面有机会你能采访三位航天员的话,一定要问一下他们的使用感受,满足这些观众的好奇心。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将近这几天在这个机器人大会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很鲜活的这种感受,谢谢。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机器人大会,尤其要关注的是它和我们的未来生活有哪些关联。

远程手术已经是越发被人熟悉的一个词,在远程手术里真正给患者做手术的机器人的手。不少参观者也是在这次展会上第一次见到。

现在我们的这款手术机器人主要是应用于内窥镜手术,这些所有的手术都在很狭小的空间里面去完成,因为这样的话才能对人体造成更小的损伤,让患者更快的康复。

三百六十度旋转,比人的手臂更灵活。随着五g网络的铺展,这样的小手已经跨越千里,正在为偏远、山区、甚至大洋彼岸的患者做手术。更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国产手术机器人,包括正在展示的这台远程手术机器人在内,核心技术全部是中国自主研发。

中国的医疗设备市场内窥镜手术机器人只有国外的这一家。国内的还没有得取得注册证,还没有可以合法销售。我们已经完成了提交,但是具体的审批时间还要等下一步的结果。

去年起,一场疫情让人类认识了咽拭子采集。今年的展会上,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学院就带来了咽拭子采集机器人,使用者只要通过语音提示就可以快速、自主完成采样,不必担心在排队的时候发生交叉感染。

我们通过一次性摇手器还有负压过滤装置,每次采集完之后,机箱内都通过负压把里边的空气进行排净,然后过滤完之后海出岛、机舱外来实现它的无接触采集。

这里是二零二一世界机器人大赛maks change比赛应该已经进入到了今天的一个决赛的一个阶段,相信的话一定会非常的精彩。

在大会场馆二层,这里上演着机器人的奥运会,也就是世界机器人大赛锦标赛。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名叫制造大师的比赛,参赛的选手都是中学生,参赛用的机器人也都是学生们自己搭建和开发的。当天通过全网直播,有近一百多万人在线关注了这场冠军争夺战。

其实不应该说这是一个大意,所以争取明年我们不要那么紧张,再创辉煌吧。

十四岁的刘元祥和孙思邈来自山东潍坊,同一所中学,分别上初二和初三。他们从从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接触,并且发明小机器人,曾经得过省内的机器人比赛冠军,此次全国比赛的亚军是他们在国家级大赛中的最好成绩。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下一个目标就是疫情过后能和世界各国高手一决高下。而在此次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像他们这样热爱创新的青少年还有很多。

比赛是一个普及人工智能以及机器人这些科学知识的一个非常好的。这个平台,平时孩子在校园过程中可能学到相关的知识,但是呢通过比赛可以达到一个对他这个水平的一个认可,同时树立他自信心,增加他对机器人的更深的兴趣。

白岩松:好,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这次机器人大会主论坛参与的这个嘉宾,同时是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的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孙富春。孙教授您好,首先要帮我们做一个判断,就是机器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到了二零二一年这个秋天的时候已经达到了怎样的水平。

孙富春:好的。那么随着我们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机器人的话也在不断地深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那么如果说给机器人做一个标准的评判,比如说它的智能水平,我们来从这三个方面来看,第一个方面就是学习能力,那么机器人能够通过学习不断提高性能,适应的这种新的事物。第二个我们觉得叫适应能力,就是机器人的话它能够不断地适应新的环境,像我们的火星车,在遥远的火星上面。第三个是泛化能力,就是举一反三的这种能力。所以从机器人的发展阶段来看,目前智能化已经达到了第一个、第二阶段,正在的话就是第三阶段就是举一反三的能力。

白岩松:孙教授,在这次机身大会上,我们也注意到您和团队所研发的咽拭子采集的这样的一个机器人呢已经出现在大家公众面前,而且已经在使用了,这个背后反映的是你们的怎样的一种想法。

孙富春:好的。首先是疫情当中的话呢就是国家需求,所以呢我们把人工智能技术和我们的传感器技术,以及我们在灵巧操作技术方面的这个技术机理,用在新一代的咽拭子机器人当中。我们这里呢可以做到的话样本的有效采集,包括有效性的这种判定。这样的话第一个是避免了这种交叉感染,那保护了医务工作者,同时保证了样本的这种质量,克服的话这个假阳性。

白岩松:所以这背后也是希望机器人更加接地气,就是眼前有什么需求的话,也可以迅速的让它进入到我们的应用场景当中来。

孙富春:没错,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开发的下一代咽拭子机器人,就要做到把受试者的面部表情、他的感受,包括的话呢这种作业过程当中不断地提高作业水平、提高舒适感,把它作为未来的一个重要目标。

白岩松:那接下来孙教授我们会关注这样一个已经关注了很长时间的关于机器人的问题,机器人的水平越发展越快,会不会抢我们的工作啊?会不会让我们更多人被机器人给取代了?

孙富春:其实这个也是大家关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其实在二零幺七年达沃斯会议上就有人提出人工智能三原则,那么过去的一个机器人的三原则就强调我们做机器人、做人工。这的目的性是增强人、服务人和扩展人的能力。我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机器人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传感器技术,包括跟其他学科的交叉,能够不断提高他的什么作业能力,从感知、到认知、决策、到行为这种能力。那么把我们人类从繁重的、枯燥的这种作业场景当中解放出来。同时的话在一些新兴领域,比如说像医疗里面,包括刚才我们场景也谈到了手术机器人,那么机器人的话它的操作更加精准、那么更加有效,所以在这些比较需求的领域里面,机器人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使我们未来的生活更加的美好。

白岩松:孙教授,您跟机器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那从您的角度来说,最希望他在哪个领域完成重大的突破,让人类受益?

孙富春:其实的话呢我最想说的事情就是一个是机器人的话在不断的在一些我们国家重大工程里面,比如说我们是一个制造大国,那么机器人技术能不能把我们国家的制造业从中低端提升到高端这个领域?第二个,我们希望把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机器人能吃我们的生活,从我们的衣、食、住、行、提供服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就觉得是我们的残疾人、我们那种行动不便的人能得到基层的帮助,比如说假肢如何通过老机接口技术和机电接口技术能够残疾人通过假肢。能够方便生活,甚至的话能够开展他力所能及的工作,这个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白岩松:没错,就像我们期待的甚至是瘫痪的朋友,可能会在机器人或者机械臂相关装置的帮助下,能够完成行走和生活的自我照料。非常感谢您。同时孙教授在跟我们沟通的时候也特别强调,机器人固然很好,但是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机器人角度来说,也没必要一哄而起、一哄而上,而是要很理性、很好地向前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中国造”的机器人,怎么样?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