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保供”,能源安全的头等大事!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进入到九月,全国有一些地方出现了拉闸、限电的情况。那么马上就要进入到北方的供暖季了,人们就在关心今年的煤和电怎么供、能不能供得上。那么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各地都在做着什么样的准备。先来看一张照片,这是最近在十一期间,在刚刚核增产能之后的内蒙乌审旗巴音高乐的煤矿,近千名工人放弃休假,在开足马力生产日产煤炭,现在达到两万多吨,发往华北和东北等地。

其实从九月十六号开始,这个煤炭煤矿的产能就由四百吨已经合增到四百万吨一年合增到八百万吨一年了。那么再来看这是在十月。十号,内蒙古为了落实国家煤炭增产保供任务的一个签订仪式,他签订的是一个中长期的合同。

内蒙古是产煤大省,承担了全国十八个省区五千三百万吨煤炭的供应。煤炭紧急扩大生产,对于当下的用电紧张能起到多大的缓解作用?另外最近各地的电价市场化的改革,对于煤和电之间长久存在的这种矛盾能够起到什么样的影响?另外人们最关心的是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天,各地的供暖能不能保得上。那么首先我们还是来看一下今天国新办召开的记者会,他都回答了哪些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冬季临近,北方城市供暖已经迫在眉睫,面对即将到来的冬季,能源供应是否能够保障?今天下午,国新办。召开发布会,专门介绍今冬明春如何保障能源供应。

秘书长:充分发挥好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不计协调机制的作用,统筹发展和安全、节能与保供、近期与中长期有序、有效地开展调控工作。要确保呢今冬明春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确保人民群众温暖过冬,确保经济社会平稳运行。

不久前一些省份出现拉闸、限电、煤炭供需短缺情况,今天下午的发布会现场,记者的提问自然也都与煤炭供应、用电供应、冬季供暖是否有保障有关。

余兵:那么全国的这个统调的电、煤的这个库存是八千一百九十九万吨,目前可用。天数是十五天。十月十一日这个全国合计的有序用电的电力是四千八百四十二万千瓦。那么应该说这个有些用电的量已经比九月份最高峰的时候有所下降。

能不能有电用是接下来能源保障方面公众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事实上进入十月份,从中央到地方已经在采取措施扩大煤炭产量,山西、内蒙古等省区已经对辖区内煤矿产量进行了合增,并允许部分已完成全年产量的煤矿在四季度继续生产。

秘书长:我们统计居民用电这个电量呢占全部用电量百分之十五左右吧,而且呢民生用气呢就天然气的需求。占全部天然气需求的也是不到百分之五十,这些民生用电和用气全额保障没有问题。

这两天国网黑龙江电力则在协调俄罗斯能够加大电力供应,努力缓解供电紧张。辽宁省火电厂电煤储量也已经在逐步提升。

受冷空气影响,近期大同市气温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十月十二号大同开始全面供热,比法定日期提前十三天。

今天山西大同已经开始提前供暖。在黑龙江,十月份以来也已经有齐齐哈尔、七台河等地相继开始供暖。而在近期全球范围内能源价格可以说是涨声一片,除了煤炭、天然气价格也涨幅惊人。

秘书长:截至目前呢,我们已经落实。供暖季保供的资源量达到了一千七百四十四亿立方米,而且呢我们还在进一步组织企业挖掘增产真供的潜力。从天然气储备的情况看呢,供暖季前全国呢可形成储气量两百七十亿立方米以上,目前储气库和储气设施已经基本都完成了注气,这些为冬季的保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全球:今年全世界都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似乎各地的用电量都在增长。我们先来看我们国家九月份我们国家全社会用电量同比是增长百分之六点八,我们再来参考一下全球的范围内的情况。今年上半年美国没。碳消费量同比增长近百分之三十。那么英国九月底英国的电价是去年同期翻倍还要高,天然气英国的价格同比上涨的是两点五倍以上。那么澳大利亚十月八号纽卡斯尔的这个它这个港动力煤价格是两百四十四美元一吨,同比上涨三点二倍。在这样的一个上涨的全世界这个价格和能源情况都上涨的情况下

我们国家加那保供是做到了十月累计发电量两千两百八十五亿千瓦时,同比增长了百分之十点八,年累计发电量同比增长十三点一。那么全国统调电煤库存八千多万吨,目前可用天数是十五天。那么接下来其实面对的一个很。很大的一个挑战就是马上就要进入供暖季了,我们如何在供暖季去做到保供?接下来我们来连线一位专家,中国能源网首席专家韩晓平。韩先生您好,您看,每年实际上在进入供暖季的时候,我们保供都是一个非常就是天大的一件事情。那么在今年这样一个全球背景之下,我们今年保供的难点和挑战在哪里?

韩晓平:这个保供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这个、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知道全球的这个能源价格都在高升,而且能源的这个需求量呢特别旺盛,因为呢大家疫情之后呢经济都在复苏,那么对于这个能源的吸收非常旺旺盛。另外一个呢就是今年的冬天呢是应该说是湿度比较大、比较冷、比较阴寒,那么这个对于能源的需求就会更多,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就说如果湿度比较大的情况下,对于能源的需求就会直线的上升,所以这是个全球性的问题。那么今天这个气候变化实际上也是通过这个事情来反映出来了,也就是说我们下一步我们的电力需求和煤炭需求都会比以往每一年可能更多,特别是在我们居民的生活这方面,需求是很多的,但是现在保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刚才我们也听到发改委的官员也讲了,他们实际上是将近九千万吨的这个煤已经作为后备,可以保证大概十五天的供应,这全国需求的十五天。那么实际上这十五天之内我们还可以继续的开发,我们煤矿继续增加。因为我们最近也看到了国家发改委又开发了很多的新的煤矿的项目,允许他们立刻开采、生产。那么现在其实在内蒙古有很多露天煤矿如果现在马上生产的话,其实他们就马上就具备有生产条件,马上就可以增加煤炭的供应。所以从这方面来说,那么冬天保证我们能源供应该是有足够的把握的。

董倩:韩先生,您看啊在今天的记者会上,记者们纷纷关注的就是煤和电的价格问题,还有彼此之间的这个供应的、连接的问题。其实如果我们看以往的进入到了这个暑期过了之后,在这个进入到供暖季之前这一段应当是说是一个平稳的阶段。但是今年为什么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不平稳的现象?问题在什么地方?

韩晓平:今年冷的是比较早的,因为以往呢到这个时候呢还没有这么冷,那么今年就特别冷,而且不仅冷,而且空气湿度非常大,那么这两个因素叠加以后,那么我们就对于能源的需求就特别的高,所以很多地方现在不得不提前供暖。如果不供的话,那老百姓可能就挨冻了。那我们的政府是要保证民生的,要保证老百姓能够稳安稳稳过个冬天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一定要保证老百姓的这个能源供应,这就出现了这个矛盾就会比较突出,那煤炭供应的需求也会变得非常大。那么短期内一下爆发性的增长以后,那么大家有一个协调的问题。那么从整体来说,我们是保保证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何把这个协调好?那么各地政府情况不一样,那么就要发挥大家的积极性来做好这项工作。那么现在我们也看到了,从党中央、国务院就高度重就是这个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我相信在我们国家都是会有比较好的处理的。

董倩:韩先生今年能源保供要保的第一位首要的是什么?另外一个能源保供的重点又是什么?

韩晓平:保供第一位当然是电了。因为没有电,我们整个社会就没法运转,我们铁路啊、我们交通,所有的这些方方面面都跟电有关系。但是电是怎么来的呢?我们百分之七十的电是靠煤来发的,而且特别是你出入冬天的时候,这个风力不足的时候,可再生能源的出力是不足的,有些地方可能还出现连续的阴天,那么太阳能也不能够足额发发电。所以在这些因素从叠加了以后呢,那么我们对煤炭煤电的需求特别大,所以我们就需要我们的煤炭首先要保证供应,在煤炭保供的同时,那么增加我们的电力供应,让我们的发电厂都能够充分运转起来。我们最近也听到就是说在东北那么所有的发电厂、主要的机组都投入运行了,那么在这方面应该说保证电力供应,那么政府做了很多的努力,企业也应该是做了很多努力,应该是可以保证的。至少是民生这一块是完全可以保证的。那么当然这个光有这些还不够,还需要有足够的天然气。我们想这个天然气因为现在国际市场价格非常的高,但是现在即便是高价,我们的一些国有企业也大量的采购回来,也要保民生。所以有这些有电力、有天气、有热力、有这个煤炭这些共同来保护我们的整个的能源需求。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是能够克服现在的困难。

董倩:刚才您也提到了这个不仅是保电、还有保煤、还有保天然气,它都需要各种各样措施的支撑。在这个众多措施里面,最关键的措施是什么?最关键的措施其实还是要保证这些资源能够足量的供应,那么同时要保证这些资源能够及时地运到我们的这个需求的地方,那么这个需要一个整体的协调。而政府现在下了很大的决心,也做了很多的部署,而且特别是我们在能源基础上的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执行力那么大家是可以放心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有国有企业来支撑、来保证,那么我们的这个能源供应总体来说不会有非常大的问题。当然个别地区呢可能会出现一定的、短期的这种短缺的问题,但是各地政府都高度的重视这个事情了,所以总的来说对大家的生活的影响会非常的小。当然我们也做好了就是提升一定的生产、能源需求来保证民生,那么各地政府都做了这方面的努力,所以可以看到我们的政府确实是为人民着想。所以在这个时候首先是保民生,那么保民生的前提下,我们在保证一些关键部门的生产,然后最后发行一些高耗能的企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新制定的一系列的政策中,我们对这个民生是优先的同时对于高耗能我们实行了各种各样的限制,那么下一步高耗能的用电那么也会更多的这样这个电力需求那么压下来,让它保证我们和整个的经济发展能够平衡、能够协调。

倩:韩先生,您看啊,其实对于这个刚才您也反复强调就是保民生是第一位的,那么为了保民生,有的时候哪怕就是这个很即便是现在全世界的能源价格都上涨的情况下,我也要进口这个高价的能源去保民生这个因为它无比重要。那么对于一些生产企业来说,如果说进口的能源价格超过了它的成本,这不值,那怎么办?

韩晓平:像一些如果跟民生没关的、完全市场化的企业的话,那你成本太高,那么这个产品又不能够及时的来。木这个成本的缺陷的话,那可能你就唯一的办法就是减产。那么现在其实已经有些企业开始在减产,因为减产也不是坏事,因为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做一些减产能够让更多的这个资源流向我们最需要的部门和最需要的这个民生。同时这些企业因为我们知道一年都在处处在高增长这种状态下,那么也是需要稍微歇一歇了,他如果不歇一歇的话,它其实自己这么发展它也受不了了。因为你要知道我们的钢铁、我们的这些好多高耗能的企业这一年都在全速的运行,大量的这种高耗能产品的出口,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它跟我们的民生也没什么太大关系,企业虽然赚了一点钱,但是实际上对社会影响好的。

董倩:非常感谢韩先生。那么刚才我们说是我们国家在全力保供在全力保供的同时。我们也开始了对电价进行市场化的改革,具体是什么情况继续关注。

这几天有关煤炭增产保供的消息开始不断传来,在山西晋能控股铜芯煤矿井下智能化开采设备也正在开足马力生产。

我们矿在国庆假期产出精煤十五点四万吨,比去年同期增产一点一万吨。同时我们将装车由原来的每天两列增加到每天三列,全力以赴完成保供任务。

十月九号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就指出,供给短缺是最大的能源不安全,中国必须以保障安全为前提,构建现代能源体系,着力提高能源自主供给能力。而在眼下保供的大背景下,有关市场化。电价机制改革的矛盾就再次凸显出来。

张子粒:我们的煤电的发电价格呢在一九年时候,国家发改委出台了把这个煤电标杆电价加煤电联动改为了基准价加上上下浮动。那么因为当时出台政策的时候呢是供过于求的情况,所以到去年底为止,我们这个市场化交易价格都是低于基准价,但是今年开始呢煤价开始上涨,但是地方呢其实在电力交易中呢还没有对这个上涨这个势头和上涨这个速度有充分的认识,所以这样以来煤价上涨了,但是电价没有上涨,这样的话确实是作为煤电企业就面临着全面亏损的问题。

让电价能涨、能跌成了一个必然选择。昨天国家发改委就印发通知,将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燃煤发电电量原则上全部进入电力市场,通过市场交易在基准价加上下浮动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同时强调居民、农业用电价格保持稳定。

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现行的上浮不超过百分之十、下浮原则上不超过百分之十五,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百分之二十,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百分之二十限制。

在煤价高涨的背景下,这一改革能否有助于缓解煤价高、电企亏的跷跷板效应,特别是电价百分之二十的上下浮动?能有效理顺煤和电关系,促进发电行业的平稳运行吗?

董倩:关于电价的市场化改革,我们来连线来自华北电力大学的张粒子教授。张教授,您说在保供的同时,我们启动这个电价的市场化改革。

张粒子:对于缓解能源的供应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对于缓解能源的供应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因为市场价格呃有价格由市场决定,那么就反映了发电成本,这样的发电企业它就有提高生产能力的积极性,那么发电能力提高了就促进了那个能源共赢。那另外一方面就是需求那么高耗能的用户,他的用电成本会提高,这样他也会节约用电那样。也能够降低一部分需求,这样更进一步促进供需平衡。

董倩:张教授,那么我们现在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推出的这种电力、电价的市场化改革,更多的是应急之举,还是说是长远之策?

张粒子:既能够解决现在的这个电力和能源供应的问题,同时呢它最主要的还是一个长效机制。那么市场价格它会随着供不应求的时候价格上涨、供过于求说价格下降,那这样的变化就会引导在短期、引导资源优化配置,在长期它就能够引导这个能源投资。那样保证能源供应。

董倩:张教授一直有人就说这个煤电就是发电的煤和电之间。应当说是一对孪生兄弟,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处理的不是很好,那如果现在是电价,尤其是发电的这个煤的价格能够市场化运作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是不是就能捋顺?

张粒子:是的,那么但同时呢就是煤炭市场呢它也要提高它的,因为煤价涨了以后,那么电价能够涨,那么需求这个能够保证的话,那反过来那么会使得这个煤它的消耗那么也能够合理,也就是说它价高了,那么它消耗相对会低一些,因为电价涨了、电力需求低了。但是同时就说那不是说长得高了以后我就拉闸、限电,那么它又能保证一定的需求,这样的话对煤炭行业它也有能够卖出去煤,它也有生产的积极性来保供。

董倩:最后非常简短的,您说对于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张粒子:对中小企业因为它的用电成本很低,所以对它的影响不大,而且对于这个小微企业还有个体工商用户呢,那么这个政策上还要对他们给予一定的支持和优惠。

好的,非常感谢您给我们介绍关于电价改革的一些问题。那么就像今天发布会上所说的,其实大家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尤其是居民用电、用气会不会受到影响。那么我们再来说一下,就像今天发布会上所说的那样今冬、明春对于居民用电、用气是能够得到全额保障的,对于这一点请大家尽管放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保供”,能源安全的头等大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