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疫苗“加强针”,需不需要普及?

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我们的节目呢要关注疫苗的第三针,也就是好多人说的这个加强针,到底我们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去打,它的效果会怎样?另外注意事项又是什么?之所以关注这样一个话题,当然也与近一周这样的一个疫情的这种又一波发展的紧密相关。

我们来看一下,这波疫情可以说是波及面非常广,到今天晚上的六点就已经波及到了十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大家可以看到现在这样一个情况,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我们自然会去关注第三针这样的一个疫苗,究竟会对我们未来的防疫形式带来怎样的改变?还是先从关注这一波的疫情开始。

国家卫健委十月二十号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十三例,分别来自甘肃五例、宁夏四例、内蒙古两例、湖北两例。此轮疫情始于十月十七号,西安首先通报两例本土确诊病例,从上海出发的一对游客夫妇,随后他们所在的七人银发旅行团全部确诊。

十月九号,旅游团一行七人乘飞机由上海经停西安飞往甘肃张掖旅游。十号到十五号,银川市民艾某某加入后,旅游团扩大为八人,随后在甘肃张掖、酒泉、嘉峪关、内蒙古额济纳旗等地旅游,七人于十五号乘飞机从嘉峪关前往西安,随后在西安确诊并隔离观察。

十月十八号,宁夏银川报告一例确诊病例,此人艾某是与七人共同旅游后前往宁夏银川发现的。当天深夜,北京报告一例相关阳性,这一病例曾搭乘k42次列车,是下铺宁夏病历艾某的密切接触者不止宁夏、北京,短短五天时间,一场由旅行团串联起来的疫情已经蔓延十个省、市、区,波及到陕西、宁夏、湖南、贵州、甘肃、内蒙古、北京、湖北、河北、青海。

据各地疫情流调通报,该旅游团去过的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一家名为同兰格的餐厅存在多个病例轨迹交集。潼南阁餐厅紧邻胡杨林景区,正值一年中最美的时节,也是旅游旺季,多地流调显示多个旅行团。都有过一次甚至多次在这一餐厅用餐的经历,同时该餐厅也有至少五名员工确诊。今天餐厅所在的额济纳旗第一轮全员核酸检测结束。

第一轮全员核酸检测的初步结果确认新增八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目前,额济纳旗共有确诊病例十三例。当潼南阁餐厅吸引众多关注的时候,此前内蒙古本土病例最为集中的是二连浩特,当地已有九名明确诊病例。目前来看,二连浩特的疫情与当地物流园区、闭环、管理人员相关,与银发旅行团无关。

尽管目前并无关联,但是二连浩特是中、蒙两国间最大的陆路口岸,而距额济纳旗以北八十公里的侧客口岸是全国第四大陆路口岸,承担着巨大的入境管理压力。因此多位专家表示,中国西北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多个国家接壤,西北的边境防控值得警惕。

在新一轮疫情的背景下,北京等地发布开打第三针的通知。十月十九号起,北京东城区、朝阳两区、海淀区、通州区、顺义区、大兴区、平谷区等均已发布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的通知。

白岩松:在连线专家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疫苗接种的状况。其实截止到这个昨天现在咱们三十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的疫疫苗已经达到了二十二亿多,接近二十二亿四千万。截止到九月份的时候,疫苗接种总人数是超过十一亿,其中完成全程接种是过了十亿人。今天我们的节目将连线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邵教授您好!首先先不谈这个疫苗这一波疫情,跟咱们以往相比较,这个武汉解封之后的一波又一波疫情相比较,我的感觉好像可能大家感觉也是一样的,波及面非常广。那从您的角度来说,怎么看待这一波疫情?

邵一鸣:这波疫情应该是我们这个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常态化防控阶段的是一个应该还是一个常态的现象。原因就是说一个就是说我们比如说我们国庆前一天。九月三十号,那么去年这个全球的新发的病例是三十八万,三十二万多,那么今年已经还是上升到四十八万。就是说另外呢去年那个排前十位的发病的十个国家当中没有亚洲国家,而今年已经变成百分之五十,五个是亚洲国家,也就是说疫情的压力还在增大,然后它的这个距离离我们国家也变近。我们说国庆和春节是两个人口流动最大的时期,那么这个国庆大家是在所有的景点,所以人的分布的范围非常广,流动性比这个春节更强。春节大家是回家是吧是一个单项的基本是一个单项的,所以出现这样一个情况是一种正常现象,这个说明我们常态化的阶段。那么我们的疫情防控一点都不能放松,就是好的地方尽管压力在增大,但是说好的地方我们去年没有疫苗,我们今年已经这个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人已经打了至少一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我们的就是非常有利于我们控制这个疫情。所以说两个因素加在一起,应该说我们总体的形势还是趋好的。

白岩松:您正好说到了疫苗的情况,这也是大家现在在关心的这一波这个疫情当中,比如说说到这个旅行团也相当大的比例其实都接种了疫苗,您怎么看待接种了疫苗情况下的这种疫情传播?

邵一鸣:这个就是说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我们说没有一个百分之百的。这个实现防护的这个杀手锏。那么疫苗呢也不是这样,但是我们说疫苗接种之后,它会使得我们感染的风险率下降五倍,而且更显著的效果也是疫苗当时这个设计的主要防护的目标就是重症和死亡会下降十倍以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两个现象,因为我们人群已经百分之七十以上接种了,所以说感染人当中的话基本跟这个比例的话这个比较多的人接种的人发现感染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们看到这个打了苗人之后很少有重症出现,那么几乎没有死亡,所以说这还是疫苗的效果。

白岩松:那接下来我们就要谈到今天节目关注的重点,也就是加强针,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这个第三针,现在我们注意。你像北京的这个朝阳、东城都已经开始面对非重点人群,其实都可以接种这个第三针疫苗了。现在据您了解的情况,在咱们整个国内,第三针加强针接种的这种状况怎么样?是否还是针对重点人群,还是接下来迅速向普通人群开始扩?

邵一鸣:我们防控的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我们是任何工作都是有序进行的,就像我们去年在疫苗试验的早期,我们先是重点人群、高职业、风险、关键的工作岗位的,我们先进行这个紧急使用的疫苗接种,然后推广到我们全人群。那么这次这个第三针也是一样,那么我们说这个疫苗的接种之后、半年之后的免疫力有下降、有消退,这是一个所有的疫苗都是一个规律。那么但是会不会被感染,那么还取决于第二个因素,就是我们这个人群面对的风险的高低。像国外一天比如美国前前一段又回到十万以上单日的感染,那么现在还是这个五万以上。那么我们现在就是基本即使有反弹,基本也是在这个个位数,很少有超过两位数的,这样我们国内的一般人群的风险是非常低的。那么还是那个像医护人员、口岸人员、码头的这个这个进口货物的、处理的这个工人,他们的风险是最高的。所以我们第三针也是从他们先开始,然后逐步的往我们其他人群推广,这就叫有序的防控。

白岩松:那透过这次北京、朝阳区,包括广西也已经要。开始了,是否意味着这种有序可能要明显提速了?可能我们更多的人都比想象的速度更快的,可能要接种加强针了。我想就是一般在国际上它这个第三针也好,当然还有一些这个世卫组织,它主要考虑到这个非洲它这个接种率还是在百分之五以下,所以说这个疫苗还要这个因为任何一个区域没有这个建立免疫屏障,那个病毒就会就会流到那边,然后又会产生新的变异株。所以说我们必须是全球防治的话应该是一致的。但是我们国家就是我们做得非常好,就是我们生产了大量的疫苗,我们大量很快的提速,所以不仅我们的国民有足够的疫苗,包括第三针的疫苗都是足够的。那么另外我们还提供了已经十二多亿疫苗,提供给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那么我们不仅在首轮接种,我们发挥了贡献的最多的疫苗,我相信在未来的三针接种我们也会贡献最多的疫苗。

白岩松:在这个阶段,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您,就是接种第三针疫苗究竟它的安全性或者说不良反应比头一、两次接种的时候要小,还是基本上相同,还是有可能更大一点?

邵一鸣:应该说我们国家主打的灭活疫苗,因为它是经过了近百年的检验,它的这个副作用是很小的,所以说他第三针跟前两针没有没有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像有些新技术疫苗,比如说mr疫苗,它一般打的针数越多,它的副反应会越重。所以我们国家也是多打一点的话,我们的风险是是很小的。

白岩松:好,谢谢。一会儿还有很多非常具体的与第三者有关的问题要请您给我们答案,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加强针。

随着本轮疫情传播链的不断延长,各地的常态化防控再次紧绷了起来。北京、陕西、浙江等多地已经启动了新冠病毒疫苗加强针的接种。

庞星火:目前北京市各区已经启动了新冠病毒疫苗加强接种工作,北京在泉城接种新冠病毒疫苗满六个月的十八岁及以上人群中实施加强免疫接种。现阶段我们首先是针对感染和疾病传播风险较高的重点人群开展。

哪些人属于重点人群需要加强免疫。九月二十九号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王华庆:包括前面提到的高感染的这个风险人群,包括这个海关、检疫、口岸、还有这个航空、还有涉及到这个隔离点的工作人员、还有这个定点救治医疗单位的这些相关人员,这些是属于这个加强每一个对象。那么第二个就是关于这个涉及到免疫功能低下,或者说部分的这个六十岁以上的人群,那么这个也属于我们重点人群考虑的。还有就是刚才也提到了出境、出国去那些高流性国家会有持续传播新冠的这个国家的时候,这些人群呢是我们目前考虑的。

事实上,在北京、江苏等地的实际接种过程中,包括公安、消防、物流、社区工作者等直接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维持社会基本运行、提供基本生活、物资保障、劳动密集型行业从业人员等也都在接种的重点人群范围内。

我是从事医疗工作的,然后近期这不是第三针刚刚开始,就赶紧把第三针接种上,这样就在工作期间的时候保护了自己,同时也是保护了大家、也是保护了患者。

目前可用于实施加强免疫接种的疫苗分为灭活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两种。根据要求,加强针要在完成新冠病毒疫苗全程接种六个月后才能选择接种,原则上使用已接种过的原疫苗进行加强免疫。

张云涛:从我们目前实验获得。就来看,那么完成两针免疫后来打第三针,它的安全性数据是非常好的,打完加强之后,那么抗体的保护抗体综合抗体的水平会提升数倍到几十倍,那么应该提高疫苗的保护力,打完加针真的应该讲了,对大家现在高度关注的像德尔塔、贝塔的变异株的抗保护力会大幅度提升。

白岩松:好。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邵教授,那接下来都是针对这个第三针的很具体的、这样的一些这个问题了。第三针经过了距咱们年初开始进行疫苗接种的时候,大规模的哈起码已经过去了都快十个月了,我们的第三针是否在应对?比如说包括变异毒株在内,它比之前的疫苗更有效。

邵一鸣:应该说是这样。那个我们可以从这样一个就是说我们免疫系统的这个准备它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第一针是致命的,然后第二针和第三针它是把唤醒大量的记忆细胞,记忆细胞成熟需要时间,所以说它第三针诱导的抗体的风度和它的成熟度都远高于第二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针对变异株的这个综合能力也会大大提高。说第三针一般比第二针的峰值的话差不多它会提高这个五到十倍以上是在这样一个水平,所以说它具有更强的能力来针对变异株。

白岩松:邵教授接下来大家关可能比较关注的第二个问题是,第三针疫苗跟前两针比较起来,我可以混打吗?比如说我可能前两针打的是国药,这次打科兴,行不行?前两次我可能打了颗星,这次打陈维院士的这个这个技术路线的,可不可以怎么看待混打?你们有相关的数据吗?

邵一鸣:应该说从两个层面,一个是我们说科研的层面,呃这个不仅新冠,我们其他的病毒的疫苗也都可以借鉴的。那么还有一个就是从我们管理的层面,就是从国家药监局批准他混打疫苗的种类和这个混打的类型。那么第一个就是说从科学的层面,我们看到这个混打就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在其他的疾病的使用的时候,它的实际上效果是不比这个原疫苗这个打第三针要差的,那么有的时候组合的好它会更强,那么从这个管理的角度,它必须要有足够的数据、足够的安全性的和有效性的数据,那么他这个药监机构才好去做出一个决策。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这个研究在快速推进,那么这个积累的数据也越来越多。那么药监局他目前做出的建议就是因为首先的数据还是同类疫苗的这个第三针,但是后边还会有更多的这个不同类型疫苗的这个数据产生,那么我想未来还会做出一些新的这个推荐意见。

白岩松:也就是说刚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建议混打,是吗?

邵一鸣:也应该是这样,我们目前的策略是和基于数据的这个这个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这个原有的疫苗呃有足够的这个供应量啊,它的效果也是确定的。但是随着新的数、因为科学它总是在进步的,随着研究的深入、随着数据的积累,当然我们也刚刚看到美国昨天那个fda他们做出了这个决策,就是说美国比如说他的阿司匹林的疫苗和两种m二a类疫苗之间是可以混打,它也是基于它产生了已经产生了足够量的数据做出的决定。

白岩松:说到数据的时候,接下来其实最近一段时间大家也一直在关注的问题,我们都已经在探讨打加强针和也就是第三针了。但是我们有一个年龄的这个人群,他还没有完成第一次的这种接种,那就是三岁到十二岁这方面的数据怎么样?什么时候会突破?面对这一个其实也蛮庞大的庞大的人群,前一阵子泉州的这个疫情可相当多感染的是小学生。

邵一鸣:那么,实际上我们说呃这个这类的数据的积累,我们国家的呃也是越来越多,而且我们国家的这个主打的疫苗也在国外呃进行了这个这个年龄组、人群的这个研究,而且数据也已经产生。那么有有些国家的药监的部门,他们已经接近做出决策的这样一个阶段。我想随着这个防治工作的需求的这个提出,我们近期会很快就会有相关的决定作出。

白岩松:接下来回头去看的话,接种第三针究竟是离这个上一次完成全程那种接种,比如说离第二针隔多久好?隔半年、隔九个月、隔十二个月。

邵一鸣:从现在的科学数据来看,还是隔半年是比较。科学的。那么这个半年的话就是说一个我们上次的免疫的资源它的利用基本呃我们得到了充分的利用,没有浪费它。那么第二个就是说它的这个免疫系统的准备,这个半年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我们人类使用的第一个基因工程疫苗,也是使用的最广泛、效果最好的乙肝疫苗,它的接种程序就是零一六,那么最后一帧就是半年的时候,那么这个已经经过了几十年的、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检验,效果是非常好。

白岩松:咱们有的人群现在还在面临着刚一开始接种,但是我们已经开始要进行第三针加强针了。我们的产能没问题吧,

邵一鸣:疫苗产能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国家我们的产能的话可以大到不仅满足我们十四亿国民的需求,我们还对全球七十八亿人做出中国的非常大的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新闻1+1》 疫苗“加强针”,需不需要普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