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反道以修德;正德以出乐;和乐以成顺。

  《吕氏春秋》,又称《吕览》,是在秦国丞相吕不韦主持下, 集合门客们编撰的一部黄老道家名著。成书于秦始皇统一中国前夕。此书以儒家学说为主干,以道家理论为基础,以名家、法家、墨家、农家、兵家、阴阳家思想学说为素材,熔诸子百家学说于一炉,闪烁着博大精深的智慧之光。吕不韦想以此作为大秦统后的意识形态。但后来执政的秦始皇却选择了法家思想,使包括道家在内的诸子百家全部受挫。《吕氏春秋》集先秦道家之大成,是战国末期杂家的代表作, 全书共分二十六卷,一百六十篇,二十余万字 。

  天不再与,时不久留,能不两工,事在当之。

  摘自《吕氏春秋·览·孝行览》

  解释:上天不会给人两次机会,时机不会长期停留,人的才能不会同时把两件事情都做得特别好,事情成功的关键在于把握好时机。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摘自《吕氏春秋·纪·季春纪》

  解释:流动的水不会发臭,经常转的门轴不容易遭虫蛀。比喻经常运动,生命力才能持久,才有旺盛的活力。

  不知而自以为知,百祸之宗也。

  摘自《吕氏春秋·览·有始览》

  解释:不知道却自认为知道,这是一切祸害的根源。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盈则必亏。

  摘自《吕氏春秋·论·不苟论》

  解释:太完美了必定会出现缺陷,发展到极端必定走向反面,过于满盈必定发生亏失。

  言之易,行之难

  摘自《吕氏春秋·论·不苟论》

  解释:光说话很容易,付出行动难。

  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焚薮而田,岂不获得?而明年无兽。

  摘自《吕氏春秋·览·孝行览》

  解释:把池水抽干去捕鱼,哪能捉不到呢,只是第二年就没鱼了;把沼泽烧 光了去狩猎,哪能打不到呢,只是第二年 就没兽了。指做事不可只图眼前利益, 应有长远打算。

  人以自是,反以相诽。

  摘自《吕氏春秋·览·慎大览》

  解释:人们总是自以为是,反过来又互相责难。

  欲胜人者,必先自胜;欲论人者,必先自论;欲知人者,必先自知。

  摘自《吕氏春秋·纪·季春纪》

  解释:想要战胜对手必须先战胜自己,想要评价他人必须先正确评价自己,想要了解他人必须先了解自己。

  善学者,假人之长以补其短。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夏纪》

  解释:善于学习的人,总是取别人的长处用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吞舟之鱼,陆处则不胜蝼蚁

  摘自《吕氏春秋·览·审分览》

  解释:在水中能吞食船只的大鱼,一旦处于陆地上,还不如一只蝼蛄、蚂蚁的力量。

  求之其本,经旬必得;求之其末,劳而无功。

  摘自《吕氏春秋·览·孝行览》

  解释:做事情如果从根本做起,经过一段时间必定能够收效;从末节做起,必定是劳而无功。

  得言不可以不察。数传而白为黑,黑为白。

  摘自《吕氏春秋·论·慎行论》

  解释:传闻不可以不审察,经过辗转相传白的成了黑的,黑的成了白的。

  败莫大于不自知。

  摘自《吕氏春秋·论·不苟论》

  解释:“不自知”乃是导致败亡的最重要的原因。

  凡事之本,必先治身

  摘自《吕氏春秋·纪·季春纪》

  解释:世上人的心性修养是最根本的,第一位的,是一切事务治理好的前提。

  私视使目盲,私听使耳聋,私虑使心狂。

  摘自《吕氏春秋·纪·季冬纪》

  解释:带着私心去看,就会使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带着私心去听,就会使耳朵什么也听不见,带着私心去考虑问题,就会使心狂没有准则。

  察己则可以知人,察今则可以知古。

  摘自《吕氏春秋·览·慎大览》

  解释:通过了解自己可以了解别人,通过了解当今而了解古时。

  类同相召,气同则合,声比则应。

  摘自《吕氏春秋·览·恃君览》

  解释:物类相同的就互相招引,气味相同的就互相投合,声音相同的就互相应和。

  东面望者不见西墙,南乡视者不睹北方

  摘自《吕氏春秋·览·有始览》

  解释:向东边看的人,看不到西墙;望向南边看的人,就看不到北方。

  得十良马,不若得一伯乐;得十良剑,不若得一欧冶;得地千里,不若得一圣人。

  摘自《吕氏春秋·论·不苟论》

  解释:得到十匹好马,不如得到一个善于相马的人;得到十把好剑,不如得到一个善于铸剑的人;得到千里土地,不如得到一个圣人。

  古之得道者,穷亦乐,达亦乐,所乐非穷达也。

  摘自《吕氏春秋·览·孝行览》

  解释:得道之人,穷困也快乐显达也快乐,所乐的并非穷困显达。穷达无二致,只似寒暑风雨的节序变化而已。

  见乐则淫侈,见忧则诤治,此人之道也。

  摘自《吕氏春秋·论·似顺论》

  解释:遇见享乐之事就会恣意放纵,遇见忧患之事就会励精图治,这是人之常理。

  甘露时雨,不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春纪》

  解释:天降雨水,不会偏私任何一物;万民的君主,不专宠一个人。

  天下大乱,无有安国;一国尽乱,无有安家;一家尽乱,无有安身。

  摘自《吕氏春秋·论·士容论》

  解释:整个天下大乱,就没有安定的国家;整个国家都乱了,就没有安定的家庭;整个家庭都乱了,就没有安定的个人。

  知不知,上矣。过者之患,不知而自以为知。

  摘自《吕氏春秋·论·似顺论》

  解释:认识到自己有所不知,就是高明。犯过错之人的弊病,就在于不知却自以知道。

  君子必在己者,不必在人者也。

  摘自《吕氏春秋·览·孝行览》

  解释:君子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而不必在意别人是否回报了自己。

  知之盛者,莫大於成身,成身莫大於学。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夏纪》

  解释:聪明的事没有比修养身心更大的了,而修养身心最重要的,没有什么能超过学习。

  凡音者,产乎人心者也。

  摘自《吕氏春秋·纪·季夏纪》

  解释:大凡音乐,均产自人的内心中。

  任力者故劳,任人者故逸。

  摘自《吕氏春秋·论·开春论》

  解释:依凭自己的力量,所以劳累;依凭众人的力量,所以轻松。

  以绳墨取木,则宫室不成矣。

  摘自《吕氏春秋·览·离俗览》

  解释:如果用墨绳严格地量取木材,那么房屋就不能建成。

  执一者至贵也,至贵者无敌。

  摘自《吕氏春秋·览·离俗览》

  解释:执守根本的人是最尊贵的,最尊贵的人没有对手。

  辞多类非而是,多类是而非。是非之经,不可不分。

  摘自《吕氏春秋·论·慎行论》

  解释:有的话像是错的,而实际却是对的;有的话像是对的,但实际却是错的。正确与错误的界线,不能不分清楚。

  井中之无大鱼也,新林之无长木也。

  摘自《吕氏春秋·览·有始览》

  解释:水井中没有大鱼,新林中没有大树。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

  摘自《吕氏春秋·论·不苟论》

  解释:要知道一个物体是否平直,那么一定要用准绳量一量;想要知道一个物体是方还是圆,那就要用规矩来测一测。

  尺之木必有节目,寸之玉必有瑕适。

  摘自《吕氏春秋·览·离俗览》

  解释:一尺长的木材会有节疤;一寸见方的玉石会有疵瘢。

  言极则怒,怒则说者危。

  摘自《吕氏春秋·论·贵直论》

  解释:臣下言谈尽情,君主就会发怒。君主发怒,劝谏的人就危险。

  至长反短,至短反长,天之道也。

  摘自《吕氏春秋·论·似顺论》

  解释:白昼到了最长时,就要转而变短;白昼到了最短时,就要转而变长,这是大自然运行的必然规律。

  其知弥精,其所取弥精;其知弥粗,其所取弥粗。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冬纪》

  解释:人的智慧越精深,择取事物的标准就越精深;人的智慧越低下,择取事物的标准就越粗劣。

  贵富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不如贫贱。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春纪》

  解释:富贵而不懂得养生之道,正足以成为祸患,与其这样,还不如贫贱。

  唯通乎性命之情,而仁义之术自行矣。

  摘自《吕氏春秋·论·似顺论》

  解释:只要通晓生命本性,仁义之道自然就能得以推行了。

  譬之若水火然,善用之则为福,不能用之则为祸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秋纪》

  解释:战争像水火一样,使用得妥善,能给人带来幸福;使用得不妥善,则会带来祸患。

  夫治身与治国,一理之术也。

  摘自《吕氏春秋·览·审分览》

  解释:修养自身与治理国家,其方法道理是一样的。

  力贵突,智贵卒。得之同则速为上,胜之同则湿为下。

  摘自《吕氏春秋·论·开春论》

  解释:用力贵在突发,用智贵在敏捷。同样获得一物,速度快的为优,同样战胜对手,拖延久的为劣。

  君子反道以修德;正德以出乐;和乐以成顺。

  摘自《吕氏春秋·纪·季夏纪》

  解释:君子以道为根本,进行品德修养,端正品德链而创作音乐,音乐和谐而后通达理义。

  死殃残亡,非自至也,惑召之也。

  摘自《吕氏春秋·纪·孟春纪》

  解释:死亡、灾祸、残破、灭亡,这些东西都不是自己找上来的,而是惑乱所招致的。

  国之兴也,天遗之贤人与极言之士;国之亡也,天遗之乱人与善谀之士。

  摘自《吕氏春秋·览·先识览》

  解释:国家将若盛的时候,上天给它降下贤人和敢于直言相谏的人,国家将灭亡的时候,上天给它降下乱臣贼子和善于阿谀诌媚的人。

  治国无法则乱,守法而弗变则悖,悖乱不可以持国。

  摘自《吕氏春秋·览·慎大览》

  解释:治理国家没有一定的法制就会大乱,死守故法不知变革也会大乱,混乱动荡就不可能保持国家的安定与繁荣。

  达士者,达乎死生之分,达乎死生之分。则利害存亡弗能惑矣。

  摘自《吕氏春秋·览·恃君览》

  解释:通达事理的人士,通晓死生之义。通晓死生之义,那么利害存亡就不能使之迷惑了。

  按其实而审其名,以求其情;听其言而察其类,无使方悖。

  摘自《吕氏春秋·览·审分览》

  解释:依照实际审察名称,以便求得真情,听到言论要考察其所行之事,不要让它们彼此悖逆。

  贤不肖不可以不相分,若命之不可易,若美恶之不可移。

  摘自《吕氏春秋·纪·仲春纪》

  解释:贤明的名声与不肖的名声全由自己的言行而定,不能由别人给予,这就象命运不可更改,美恶不可移易一样。

  令苛则不听,禁多则不行。

  摘自《吕氏春秋·览·离俗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君子反道以修德;正德以出乐;和乐以成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