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改革不要犯急躁病,否则改错的损失比不改更大

  01,什么是日落法

  “日落法(sunset law)”,又称“夕阳法”。是1976年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创的立法制度,即授予行政机关的立法权,经过一段时间,非经再授权,行政机关的授权立法权就自行失效。“日落法”一般都规定,在机构或项目的结束日期到来之前,国会要对该机构的工作和该项目的执行情况进行全面审查,以决定它们是否继续下去。“日落法”逐步发展成为国会监督行政的一种重要手段。

  在政府行政管理中,建立一个机构和批准一个项目是比较容易的,但要撤消却很困难,因为这将使许多人失去工作,会损害许多方面的利益。如何控制自然趋于膨胀的行政机构,对于任何政府来讲都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制定“日落法”这种特殊形式的法律,目的就是为了对抗机构自我膨胀的趋势。

  02,任总与“落实日落法及清理机关说NO”秘书处座谈会上的讲话

  你们来自于基层,有实践经验,带着一线的痛感去思考我们业务过程中的改进点。你们提出的评议的合理性,交给变革委员会去评审后,确定是否“日落”。

  一、我们不要在改革上犯急躁病,流程改错造成的损失比不改这个流程更大。

  秘书处不承担变革的职责,因为你们不是变革委员会。你们是从下到上、以点带面地推动改进,变革委员会是从上到下的结构性变革。局部的改进并不一定能带来全局的效益,改革要有耐心,不要想要一下出个“大金娃娃”的投机心理,只要比昨天更好一点,即使只是肯定了昨天是正确的,也是成绩。所以希望你们冷静,千万不要躁动和投机,不要认为自己是救世主,要担负起天下兴亡的责任,你们只是改革的一个动力。“我们需要的是热烈而镇定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

  二、秘书处的工作方式是带着基层的痛感,经过调研、研讨,找到改进点,交给流程变革体系去落实改进。

  在基层中发现哪些点不太合理,我们围绕这些点不断调研和研讨,也可以和质量与运营部的领导们研讨,他们曾是流程制定人,最后确定这些点是可改,还是不可改。确定可改后,做一个标记,交给变革委员会去“日落”。可以先不改文号,但是改它的年月日和内容。我们不断地改这个文件,有可能最后它就是一张白纸,这段流程就取消了;也有可能只是取消了部分条款,但还保留在网上,流程就简化了。为什么还在网上呢?因为我们不知道哪个流程中关联了这个指导文号。这样我们逐步地去迭代,落实简化。

  我们还要确定主干流程和末端流程。对于主干流程,保持它的权威性和连续性,制定的标准流程要普遍适用;对于末端流程,我们对每一个代表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得到批准后,末端流程应该是可以允许裁剪的。比如,一个小小的代表处,就那么三个人,要走几百个流程,哪来的几百双手呢?还不是你们三个人合并在一起处理。我们将来会走向“一国一策”。

  三、不限制秘书处并行以个人名义写文章批评公司,唤起听众千百万,让大家共同来关心这个变革。

  中华民族5000年能保存下来,其实就是文化传承,就是一点点地影响。人的思维改造、社会改造的相关性导致它是缓慢的,所以我们的改革是缓慢的。你们也不要认为自己的文章没有影响,心声社区对公司有没有影响?我们现在很多政策, 公司内部能接受,换家公司是不能接受的,那就说明它已经产生了影响。

  你们在这个秘书处工作半年或一年,觉得哪个地方更适合你,也可以去那个地方当“县长”,带去一些改革动力,也是好的。我们这支队伍不断变化,循环迭代,星火燎原,五至十年以后,我们的流程就优化了。

  03,任正非曾提出了哪些“日落”要求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提及“日落法”并不是一朝一夕了,恐怕没人关注,早在1998年的《华为基本法》中就有过阐述,只是近几年任总提及的频次尤其多而已。可见,任总对公司发展壮大以后还是有预见性的,我们来回顾一下他在哪几个关键节点提出了什么样的“日落”要求。

  在1998年完成的《华为基本法》中,第八十八条提及如下:

  第八十八条 项目管理是对项目生命周期全过程的管理,是一项系统工程。项目管理应当参照国际先进的管理模式,建立一整套规范的项目管理制度。项目管理进一步改进的重点是,完善项目的立项审批和项目变更审批、预算控制、进度控制和文档建设。

  对项目管理,实行日落法控制。控制项目数量以实现资源有效利用和提高组织整体运作系统。项目完成验收后,按既定程序转入例行组织管理系统。(管理重点)

  2016年10月26日,在“质量与流程IT管理部员工座谈会”上明确提出:

  “流程必须持续简化,IT应用及文档文件要有日落法”,即“每增加一段流程,要减少两段流程;每增加一个评审点,要减少两个评审点”。

  不产粮食的流程是多余流程,多余流程创造出来的复杂性,要逐步简化。

  2016年11月30日,经华为EMT会议正式讨论通过了《关于“1130 日落法”暂行规定》,内容如下:

  1、在IPD、SUP、MFIN、LTC、DSTE、SD等的成熟流程领域,每增加一个流程节点,要减少两个流程节点 或每增加一个评审点,要减少两个评审点。随着其他流程领域走向成熟,逐步覆盖到所有流程领域 , 并由各GPO负责落实。

  2、行政文件、流程文件的发布要有明确的有效期,且有效期不超过五年。相应责任组织要对有效期进行管理,若有效期后要继续执行,则优化后重新发布。此规定发布前已发布的没有有效期的行政文件和流程文件,从发文日开始有效期统一为五年。超过五年有效期的流程文件和行政文件,2017年12月31日前要完成优化或重新发布,否则废止。

  3、IT应用要根据使用情况,对需求提出部门建立问责制度。对于生产IT应用,业务部门要承担决策责任;对于办公IT应用,质量与流程IT部要承担决策责任。流程IT要对IT应用基于使用量多少进行日落法管理。

  4、质量与流程IT管理部作支撑机构,要对日落法在各流程领域、责任组织、业务部门的执行落地提供工具和方法支撑。

  2017年1月11日,任正非在2017年市场工作大会上讲话中提到,“人才也要贯彻日落法”。讲话原文如下:

  敢于破格使用人才。人的工作生命其实很短,这讲的是生理生命。由于技术的飞跃发展,不是人人到老都能不断追日(追上时代步伐),知识生命更短。我们自己一定要在最佳时间、最佳角色,作出最佳贡献。组织也一定要在他冲上甘岭时,多给他一包方便面。我们今年将要破格提拔4000~5000名优秀员工,是否可以按去年的组织绩效结果,把指标分到各个团队。我们一定要培养一批勇于担责、善于担责的优秀领头雁。人才也要贯彻日落法,飞不动了,可以排到雁行的后面,顺风省力一些。领头雁需要很勇敢。

  2017年12月18日,华为总裁任正非在在落实日落法及清理机关说NO工作组、合同场景师推动小组座谈会上讲话时强调:

  用3-5年时间逐步将管理体系进行简化,改变华为30年来积淀的复杂管理问题。提出了三点要求:

  1、改变公司这三十年来积淀的复杂管理问题,我们要敢于改革,但是也要谨慎改革。

  2、合同场景师推动小组负责制定规则和指引,专家、职员、场景师等标准全部由各大业务部门自行评审。合同场景师宁滥勿缺,在作战中去认证。

  3、公司要简化管理,首先要求不能随意发文,再逐渐根据日落法去减少文件和流程,全公司都是蓝军。

  华为30余年成长史,开展了一系列的变革,而这些变革正是通过一个个管理改进项目来实现的,最终建立起一套不依赖于人的、科学的管理体系,同时,这一持续管理改进的过程也是华为构建强大组织能力的过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行邦网 » 任正非:改革不要犯急躁病,否则改错的损失比不改更大

赞 (0)